有孩子的人真多

    在泉子崖下车,去初中同学高建普家。
    很久不见了,大约有有三年了吧,我记得最后见他是在大三那年的暑假,此后便一直忙碌,即便是有时候回家也很少出去,渐渐的与旧日的同学失去了联系,他们也不知道我的音讯。
    我记得,从初中开始,我、高建普、李加友是每年必定在一起聚会的朋友,都是在过年时候的大集上大家约定日期,以及到谁家去。但大三那年的寒假后就一直在外面奔波,此后毕业、工作、经历若干的变故,很累,回家本是休养生息就也很少有以前上学时候的兴致,在一起把酒桑麻。渐渐的也没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昨天和妹妹填报志愿的车上,看到了路边的高建普,问了他家电话,于是今天回来的时候决定去他家。
    他结婚了,还有了孩子,是个男孩。最近的同学一个个的都婚了,甚至和他一样都有了孩子。他妻子我不认识,说是别人介绍的。这些年他一直在外面打工,还有段时间在青岛,但我不知道,他说李加友现在也在青岛,但是没有联系方式,我也不知道。其实他们也不知道我的联系方式,连我在什么地方他们都不知道。高建普开玩笑的说有年寒假,他在过年的集市上碰见李加友,问有没有我的消息,是不是还活着。其实我觉得这甚至根本就不用当作玩笑,谁知道人活在世界上的风险呢?说不定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OVER了,这些年已经有同学作别人世了。
    现在他们说我已经成了一个所谓城市里面的人,过着和他们完全不同的生活。我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开始学会不动声色的与人交往,开始学会文雅的活着,可是我想我还是在最深处和他们一样,以前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其实是很难磨灭的了。
    在高建普家我知道自己今年已经27岁了,以前我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年纪,只是他们说起来,我才知道自己都这么大了,高建普的母亲说都快30的人了怎么还不结婚,我没法跟他们解释,但我知道我想结婚了。
    在城市里,我不知道有没有自己的未来,可我很明白的知道现在我已经不属于乡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