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交易”和“小时代”

距离中午12点还有18分的时候,财新网发独家新闻稿,《王健林、孙宏斌谈631亿的大交易所为何来》。我的朋友圈里好几个人都在转,@修相科评价,“还是财新厉害”。在我看来,厉害在两点,其一,能找到、采访到这二位。其二,财新还在做原创。

在我的信息渠道主要转型到朋友圈的今天,还是忍不住打开了财新的这篇“独家”,当然,在网络侵权极其严重的今天,这篇稿件在百度一搜,还是被以各种形式,散播和转发,网络让信息传播的更快,但也让信息保护成了大问题。

王健林在采访中透露,“之所以有此调整,是要全力发展创新型、轻资产业务”,同时,这篇稿件称,“万达集团从两年前开始提出转型,……王健林多次表示不再做地产商的想法”。而这些,可以归结到一点,“王健林向财新记者表示,万达已经到了可以靠品牌赚钱的时代”。

与万达与孙宏斌大生意一样引人注目的,还有另一桩大新闻。《新京报》在A16-17版发了深度报道《郭文贵海外“爆料”内幕:海航内鬼供“料”编造而成》。昨日,财新网发布了驻纽约记者庄巧祎撰写的《纽约律所再提诉 郭文贵被追债超100亿人民币》。

王健林称,“靠品牌转型”,这是多少企业所梦寐以求的。而此前的典型,当属于传媒业。当然,现在传媒转型是个热点话题。就记者个人而言,转型的一个风向就是“自媒体化”,与大人物们的“大交易”相对比的,应该低头看一下的是你我的“小时代”,其中的代表无非那么几个,但前段时间,几乎“息声”。

7月7日,有个公号比较火,两年前(2015年)11月17日,曾经写了那封“我的胸很大,这里装不下”的彭玲玲在自己的公号发了篇文章,《我曾是名记者,现在我卖成人用品》,这篇文章配乐是许巍的那首《故乡》。到现在,这篇稿件的阅读量已经到了12858,点赞量110,11个赞赏。彭与我同在一个新闻人创业的互助群里,有人@她,称“杰士邦在找她”。

自7月5日开始,停更一月的咪蒙复出。此前,她最后的一篇推文是发与6月6日的《嫖娼简史》,目前已经显示“此文章因违规无法查看”。7月5日,推文《宋仲基》,目前阅读十万+,点赞十万+。据咪蒙在留言区称“才10分钟,上万点赞,3000留言……”第二天,7月6日,新榜有个访谈,《咪蒙:我会收敛自己三俗的毛病》,“这一个月,我看了7本书,做了一些研究报告,我想积累更多东西。我的团队,做了课程表,每周要做报告,做分享,还有大家都有看书的任务,互相做分享。学到了很多新的知识——因为咱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保证输入。”咪蒙还称,“我其实蛮恐慌的,最大的恐慌来自于,如果有一天,真的不能写字了,我能干嘛。有个事实很可怕,除了写字,我什么也不会。”是啊,除了会写字,对于媒体人出身的创业者们,还剩下啥?

同样是内容创业者,今天,《人物》杂志推出了罗振宇的内容,《商人罗振宇:随风而变》,差点看成“御风而行”,可御风而行的是庄子,庄子和商人之间难以勾连。那些哲学家们,能被与商业相关联的,更多的是儒家,动不动就来个“儒商”,怪不好意思的。但最为这段时期,几乎是最成功的记者转型创业者,这篇文章还是可以关注的。

今天,钛媒体有篇文章,张远写的,《新闻客户端正集体“头条化”,门户时代真正终结了》,文章认为,今日头条对新闻客户端的“颠覆”,表面上似乎是算法对小编的胜利,实际上则是从“新闻”到“资讯”的“范式转换”。

今天,另一篇关于“财新”的文章是他们的公号“雅趣”所推送的,《为什么你应该找个读<财新周刊>的男朋友》,我一个在财新工作的朋友说,“这标准真的挺高的,不亚于有’八块腹肌’”。文章读起来不累,但我看到最后,才发现最后是一则征订广告。连他们也开始讲究,如何做新媒体了,而有些人还在靠“威慑力”在谋求“转型”,那简直是在求“速死”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