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业迎来上市“黄金期”

来源:经济导报   导报记者 刘翔 济南报道
传媒类企业上市步入“收获季”。资本市场上一直相对沉寂的传媒企业,近期纷纷选择上市。

24日,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凤凰传媒”)IPO获批;21日,湖北长江出版传媒集团(下称“长江传媒”) 借壳ST源发(600757) 获得证监会批准,上市在即;19 日,虽有广西日报集团(下称“广西日报”)借壳索菲特(000662)失败之憾,但也有广州日报社重组粤传媒(002181)获批之喜;加之此前成功借壳ST 白猫(600633)的浙报传媒,近来传媒企业上市步伐迅疾。

“传媒企业密集登陆资本市场的背后,是‘做大做强文化产业’东风的劲吹,而刚刚闭幕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更是将文化产业提升到支柱性产业的战略高度。”24日,山东财经大学(筹)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导报特约评论员张延良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政策利好下,传媒企业上市将迎来“黄金期”。

此外,强劲的发展势头和良好的盈利前景,也为传媒企业上市提供了有力支撑。统计显示,沪深两市26家传播与文化产业上市公司,其上半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平均增幅为121.94%,较两市均值高出近98%。

“注入资产”成报业集团上市“命门”

在众多跃跃欲“市”的传媒企业中,报业集团的上市尤为引人注目。近期虽然有浙江日报和广州日报两个成功案例,但同样也有南方日报和广西日报等两个借壳失败的例子。

导报记者注意到,在报业集团上市热潮中,存在一个有趣的现象:截至目前,借壳成为欲上市报业集团的不二选择。“虽然国内股市IPO 开闸,但是借壳成本低、周期短,手续也相对便捷,所以借壳上市受到了报业集团的追捧。”东莞证券文化传媒行业研究员黄凡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是,“壳”资源虽然丰富,但党报的特殊性决定了报业巨头们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 “既要满足证监会的要求,又要满足行业监管部门的要求”,南方日报和广西日报正是倒在“行业监管部门审批”这道槛上。

“由于报业集团的特殊性,在选择置入资产时,既要把握报业红线的政策尺度,避免由于置入资产与新闻采编资产存在关联性而导致借壳上市搁浅;又要避免上市公司资产分量不足而无法通过相关部门的审批。”易观国际资本分析师刘冠吾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日报社成功重组粤传媒,就是在资产注入方面把握住了“行业监管部门”的脉搏。

粤传媒实际控制人广州日报社通过全资子公司广州传媒控股有限公司,将下属传媒类优质经营性资产整体注入上市公司。借助此举,广州日报社将其优良资产,包括广告业务、发行业务、新媒体(大洋网)等业务全部注入到上市公司,从而基本做到除了采编业务之外的整体上市。交易完成后,广州日报社将绝对控股粤传媒,直接和间接持有股份达68.45%。

“旨在实现广州日报社下属传媒类主要经营性资产整体上市,完善上市公司产业链,打造资本市场中的文化产业集团。” 对于此次重组的目的,此次收购报告书中有如是表述。据了解,目前粤传媒的主要业务是为广州日报社下属系列报刊提供印刷服务,重组完成后,广告业务收入比例也将超过印刷业务,成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出版巨头扎堆上市近期扎堆上市的还有出版发行集团,本月就有凤凰传媒和长江传媒两家出版业巨头携手上市。凤凰传媒的控股股东为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持有发行前92.63%的股份。财报显示,最近3年及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5.7亿元、50.4亿元、54.1亿元和30.3 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53亿元、6.42亿元、6.62亿元和3.32亿元。如以营业收入计算,凤凰传媒将是目前传媒板块的最大成员。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凤凰传媒主要业务为图书出版物及音像制品的出版、发行及文化用品销售。公司本次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5.09亿股股份,募集资金27.62亿元,主要用于实体网建设、教育类图书复合出版项目、信息化及电子商务建设等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与报业集团“痴迷”借壳上市不同,出版发行集团上市路径则丰富得多。在凤凰传媒之前,辽宁出版集团旗下出版传媒(601999)、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旗下中南传媒 (601098)和安徽新华发行集团旗下皖新传媒(601801)均选择了IPO上市。而安徽出版集团旗下时代出版(600551)、江西省出版集团旗下中文传媒(600373)、上海新华发行集团旗下新华传媒(600825)以及新近上市的长江传媒等,则是通过借壳登陆A股市场。在传媒企业积极上市的大环境下,凤凰传媒和长江出版身后还有着多家出版业巨头在筹谋上市。据了解,中国教育出版集团、中国出版集团、中国科技出版集团、山东出版集团等多家出版企业的上市工作已全面启动。文化产业将成新支柱近期传媒类企业上市“火旺”,得益于政策利好之“风”的劲吹。“本月18日刚刚结束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精神,国家“十二五规划”中培养文化产业成为各地经济支柱产业的描述,都成为相关企业上市的外在动力。”刘冠吾介绍说。十七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是推进我国文化改革发展的纲领性文件,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宏伟目标,并强调要“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导报记者注意到,《决定》 的出台,极大地提振了相关机构的信心。“《决定》 对文化产业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中信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文化传媒的政策推动不同于其他行业,尤其是工业行业,不可以通过“投资品”逻辑进行分析与解剖;因为传媒文化更倾向于“创意消费品”,创意消费的投资逻辑,就是市场的放开和许可,这是行业的最大利好。

“这是首次独立给出‘文化命题’的政治求解和战略部署,政治意义深刻鲜明。”中银国际分析师冯雪表示。实际上,随着2009年《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的出台,文化产业就已经上升为国家的战略性产业。其后各地纷纷出台政策扶持,文化传媒行业正式进入快速发展期,涌现了一批优秀的企业与上市公司。而此番国家将文化产业定位于支柱产业,行业发展将继续提速。财富证券预计,文化产业规模将由目前占GDP的2.75%上升至5%以上,未来5年,我国文化产业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25%左右。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