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素养,不仅是“会做人”那么简单

1魏承思先生有文,说2000年,在台湾采访,3月18日,新闻界前辈陆铿约他去王永庆家做客,陆老称“各大媒体高层”。魏先生所见者“有台湾三大报的老总,有电视台的名嘴,有新闻杂志的主笔,有退休多年的老报人”。王永庆执掌台塑集团,但每隔一周的星期三都有这样的晚宴,“这是王永庆的主要信息来源”,他从不通的媒体人那里吸收意见,再做政治判断。

“你是哪个单位的?”“你是在替谁说话”,如此等等,这两年,这种雷人的段子和话语真的已经少了很多。当然,我还是经常拿着跟朋友开开玩笑,我甚至还更嚣张一些,你拍,你拍,晚上的饭你请了?

雷人雷语被曝光多了,其实,并不是前些年忽然有些人不会说话了,而是普通人说话的渠道忽然增多了,前些年没有发声的渠道。拜互联网所赐,前些年,网络论坛铺天盖地,各种爆料层出不穷,甚至有些论坛都成了有些部门的重点关注对象,当然,也是一流记者们重要的消息来源。渠道增多,一直多到不好管理的程度。

而最近几年,对媒介素养的定义以及对新闻的理解,在互联网的倒逼下,人们会说话了,说话好听了,不那么刺耳了,特别是在面对媒体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大家看今年两会,那个天价鱼事件的地方,当地父母官就说的不错,至少让老百姓听起来比较顺耳。3月4日,哈尔滨市长宋希斌积极应对,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回应 “天价鱼”事件:“我感谢那位南方的游客,感谢发现了问题、勇敢地提出问题。”

按照以往的宣传思路,就害怕有人提到当地的丑事,负面话题。可话说回来,旅游城市,各种不满意现象在所难免,问题出现后,怎样应对,怎样处理,才是最值得大家所关注的。公众所要的,更多的是一种态度,一种担当。

搁在以往,“灭火”、“通知”,一番工作做下来,可能纸媒没消息,但网络上已经万里河山一片飘红。可哈市市长不仅回应得体,还成功的为这座城市赢得了好感。

由此可见,有点媒介素养还是挺重要的。那么,再说一个事情,就是欠薪的那个,一开始,言之凿凿,我们不拖欠,我们很厉害,结果不知道是因为这消息传到了当地,引发了一年不发工资的不满,还是早就有这种想法,群体性事件来了。一旦遇到记者,可如何是好?总不能躲着吧,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啊,躲是躲不了了。坦诚相待,错了就是错了,受到蒙蔽就是受到蒙蔽了,正面回应,不回避,也很好。

这就是一种媒介素养,也是个人能力的一种体现。这种能力,有时候只听几节课,让那些近似于传销大师的人忽悠两句,可能没太大的用处。那么,要我说,还是多交几个记者做朋友,还是不错的。举个🌰,做领导的,想听真话,可很多时候,得到的未必是真话。各种迎奉,不绝于耳,开始不相信,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着说着就信了。可有时候,从媒体上得不到的真信息,从记者那里,是能多少知道一些的。更为重要的是,有节操的记者,对你是无所求的,平等的交流一下,也是很好的事情。怎么说的张季鸾来着?摇着鹅毛扇做谁谁谁的座上宾……

更为重要的是,你可以从记者身上学到一些媒介素养。该怎样塑造自己的媒体形象,该怎样面对媒体,该怎样和记者打交道,这在万恶的资本主义都是一门学问。

其实,对于企业更是如此。史大闲人说企业死法的时候,好像有一种死法是让新闻界给“搞”死,很有道理。有些企业家觉得,投点广告,万事大吉,总会有没节操的媒体人去给你塑造光辉的形象。可那些软文有多少人会相信的?事实上,所有公关公司塑造出来的形象,在负面新闻面前都会不堪一击。

还有,企业家的媒介素养,也是企业运营的重要组成部分。江湖上传闻,乔布斯只关心他们的广告和形象推广。这话不知真假,但听起来有些道理。其实,到了今天这个年代,产品的质量都大差不差,不都是代工嘛,大家都是一个工厂出来的,质量问题就别相互攻击了。可为啥有的卖五十,有的卖一百?形象做的好呗,产品的附加值高呗,而这更要懂的媒体。所以,多有几个记者朋友,比在酒桌上传播一些段子,可能会更好一些。

说点不好听的,即使你真的有问题,你的记者朋友在给你曝光的时候,也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会写的更加的平等客观,至少不会只抓所谓的“新闻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