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观书评增刊归来

多年以前,这张报纸张扬理想主义的旗帜,成为大学校园里最为流行的报纸。好几个人,包括许知远成了很多学生的偶像。那个时候我大约只看三份报纸,一张是南方周末,另一张是经济观察报,还有一张是曲阜师大报。后者在李钧时代的副刊并不逊色于时下的任何报纸。

后来,橙色成了娱乐的代名词。后来,更多的财经报纸出现。后来,这张报纸的书评增刊停刊。再后来,几乎所有的增刊都停了,包括CEO增刊。甚至包括经观商业评论……很多时候,我甚至认为这些增刊才代表了这份报纸的观点和气质。在我后来翻检民国报章的时候,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后来这些都消失了。

因为工作或者阅读的关系,这些年与书籍发生了太多的关系。也写了若干的书评,为朋友写的多是赞誉之词,为自身阅读写的也少有批评。但我想,肯定有些书评人如我一样,写的都是不痛不痒的文字,而少有中立客观的评论。于是,我倒是期待一张好的书评报纸出现的。虽然我不指望他能成为纽约时报的那份增刊。去年在上海见到东方早报的《上海书评》后,我甚至都产生过自己做一份书评增刊的想法。

所以,在去年,焦健兄跟我说起这份增刊复刊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兴奋,这本是我这个年龄所不该有的感觉。无论是不是王者,都将要归来。这份书评增刊在3月份又将归来。我到上海的第一天。希望能在下火车的时候,见到这份增刊。折可能是上海这座城市给我的最好礼物,虽然他来自北京,也虽然焦健兄可能早已转会《财经》。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