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倒下的是谁?

《中华新闻报》最终没有撑到建国60年的这一天,虽然这张报纸还曾想借国庆发点广告。即使这种广告不会太多,但有总比没有强。再者,有些单位还看中他背后的身份——一张中央级的报纸。

身份,是很国情化的东西。有这个身份的时候,无比光鲜,出有车食有鱼。其实,说白了,大家看的是你背后的权利,而不是你本身。所以,一旦身份没了,或者背后的权力没有能力或者不想再罩着你了。那么问题就来了,可能会过的很惨。这是一个方面。但这绝对不是全部。有时候,也并不是自己不想做好,而是被管的太多了。

比如《中华新闻报》,这是张中央级报纸。不错。但是,这张报纸最初的定位应该是报道新闻界的新闻,这就失去了很多读者。说白了,这就是一张面向记者的行业报。它的定位跟目前的另一张报纸是重合的。而一张行业报,让你去走市场,去赚老百姓的钱,这岂不是很难?你见什么行业报能在市场中走的很好的?走的好的都是市民报。而行业报自身的性质最初也确定了他不能去报道其他的内容。当然了,后来等醒过来了,再去以专刊的形式进行经营的时候,这反过来会葬送掉自己的名声——一张中国记协的报纸,总不能四处要钱吧?所以,留着也成了鸡肋,不如干脆停掉。或者停掉之后,这个刊号重起炉灶,办一张新报,也未尝不可。

现在各地半死不活的刊号应该有不少。但大多成为某些行业某些单位表扬与自我表扬的工具。其实,养活一家小型的报社应该也不是很难,如果“属下”还有些小单位的话,说不定还会活的比较滋润。俗话说,“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大家各自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还能活的有滋有味。真要他们推向市场?恐怕说起来容易,实行起来难。有些时候,报刊的编辑记者们同意,主管部门也不会同意——放你们出去以后还听不听话?我这么多干部去哪里安排?这些都是问题。

但是,如果是真的都走向市场了,我现在关注的是,下一个倒下的是谁。学术报刊?行业报纸?这些都有可能。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