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善变的世界

在看关于传媒2008年的故事。在传媒三十年里,很多事情没有涉及。比如封口费事件。但是今天早上,我忽然觉得,你们都在叫嚷戴晓军,怎么就忘记了马云龙。当年马老爷子可是在报纸上报道了我们铁肩担道义的同行是如何在保安的呵斥下,排队领取封口费的。当时担任总编辑的他,是一种怎样的大勇?

他们的铁肩或者铁头被保安敲着,排好队,排好队,都有份……每当想及此处,我内心有无尽的悲凉。现在,我们都忘了,这个世界真是善忘。人世苍茫,估计那些当年排队的记者们现在也已经官至首席、主任、副主任了吧?

前年的冬天,我与一个朋友去青岛某家医院暗访。说是医院,实际就是一个只有一家门脸的诊所,是不是福建莆田人开的性病诊所也未可知。但这种垃圾地方却被青岛某主流媒体的记者“策划”成了轰动的新闻事件……此后诸年,也经常听见该名记的各种传闻。最近的传闻是,在报社的一次竞聘中竟然青云直上……呜呼哀哉。业界谈此,皆言这是某报体制化的标志之一。又据传言,该记者因为擅长“策划”,以及基本形成了一“通稿同盟”。

这个世界变化真快。有人走流沙,有人上朝廷。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