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巨能钙、半岛、利群

比较的热闹。想什么,什么就来了。最近正在进行的是媒体的有关案例写作。果然,有案例上门了。

这两天三鹿的事情出现了。这不仅仅是一场对于媒体的公关危机,更是一种企业的伦理危机。这很容易让人想到当年的巨能钙事件。今年夏天,在复旦大学,得见马云龙老爷子,聊起了巨能钙事件。这次三鹿基本成了巨能钙的翻版。不过,有了巨能钙的例子在前面,三鹿处理起来也似乎显得成熟。但问题在于,企业的伦理事件中如何处理与媒体以及自身的关系,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现在又被爆出如何来应对媒体,特别是网络搜索引擎的问题,比如百度。如果网上的内容是真的,那么这家公关公司倒是专业,但问题在于这么机密的资料,怎么被传到了网上,这是企业的内部管理问题了。这个案例肯定会被我写进去。

这两天不仅仅是三鹿。青岛也比较的热闹。本来青岛媒体已经偃旗息鼓了,除了毕华德先生新创办的《都市便民报》在搅动岛城报业一池春水以外,半岛都市报和青岛报业集团已经停战大约两年。现在,由于半岛率先涨价让出了部分市场空间,这其中的空间应该说便民是最大的赢家。因为,就早报来说,他所代表的青岛市民文化,而半岛当年之所以崛起,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迎合了岛城市民中的“新市民”,这些新市民不一定是民工,而是一种移民。这些城市的新兴力量更加的进取而积极。同时,就目前的报纸来说,由于还没有形成制度化,更大程度上是“人亡政熄”的事情,那么《都市便民报》则继承了毕华德的办报思路。同时,他也是一个聪明人,不可能不去思考自己在半岛的得失。所以,我的结论是半岛涨价,对于其他报纸来说,便民是赢家的结论。

而半岛也不是傻瓜。报纸涨价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取得了先机。第一,纸价上涨的如此厉害,他的发行量越大,赔的就越多。如此,至少让发行倒挂少一点。第二,让对手赔的更多,目前的市场局势是,发的越多,赔的越多,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但对手却不敢轻易涨价。但半岛这个时候不应该的是广告涨价。我们知道,内容、广告、发行实际上报业的三驾马车,对于内容来说,各家都差不多。但半岛却在发行和广告上同时动刀,这就给自己造成了被动。在发行量下降而广告商也不怎么买账的情况下,就得想法采取措施了。

这两天,岛城报业最为引人的不是各家在自己的报纸上宣称自家第一。而是利群事件。但利群也同样面临着媒体的公关问题。不过这次他的公关有些落后,至少相对于三鹿的来说,作为一家大型企业,他们的企划人员应该学习。

于是,我想接下来我应该写的三个稿子出来了。最近忙,存一下。记得提醒自己。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