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的企业史

这几天晚上,睡觉之前一直在看吴晓波蓝狮子出的那本《春天的故事》,虽然写的是深圳,但里面提到了很多山东的企业。其实整个三十年中,山东企业确实有意思。上午上课的时候,在翻看关于央视标王的资料,白酒行业的失败标王都在山东。孔府宴、秦池,后来还有个孔府家。我还看最新的一期《南方人物周刊》,上面提到了当年诸城的“陈卖光”,当然了,山东还有很多,比如三株,这些都是值得深究的东西。可惜山东的记者似乎没人感兴趣。

刚才,看本年度的中国公司史创作高级研修班文字实录。里面秦朔的一段话很有意思。他说:还有研究行业史的也比较多,很多行业史也是值得梳理的。地域史也很值得书写。像山东企业史就值得写,我认为除了深圳企业之外,第二个值得关注的群体就是山东的企业。山东企业在中国上市公司中寿命是极其强的,我们学深圳企业,学的是它们的智力,但是跟山东企业学习的则是他们的管理,一种可以保障在有序的增长和扩张过程中不走样的管理。这些扎实的个案,就可以形成一个断代的,还有边缘的,热点的一些书。

前几年,看李路的《鲁商断代史》,觉得很有意思。此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山东媒体记者就山东企业的如此写作。年前的时候,在济南和一位朋友聊天,我劝他关注一下山东的企业和经济发展历程。据说后来被他们总编给否了。后来的某夜,此君忽然兴奋的对我在SMN上说,他们最近要做这个选题,可原来作甚了?难道这就是媒体的短视?

最近几天可能要出去采访。分别是济南和临沂。济南能采访到化工行业协会以及一些企业的当家人,临沂可能会在鲁南制药、兰陵集团、红日集团等采访,也是他们的掌门人。不知道会得到一些什么样的答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