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上帝一分为四

中午,在一个叫做“中国新闻人物采访写作”的群里,我说,08年关注一下《齐鲁周刊》吧。《鲁中晨报》的文杰说,“过年了,小村光说过年话”。其实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媒体评论人,虽然我刻意的不去说哪家媒体不好,但是我更会刻意的不去说,哪家媒体不错。那样会让我脸红。

在一段时间内,我曾经作为青岛一份时尚杂志的特约策划出现,也虽然我和这份杂志的创办者以及操作者非常的熟悉,但是我从来没有缺少对于它的批评。而很多朋友知道,这种批评是善意的。我所期待的一份杂志是,有意义。许三多说,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有意义。而作为一份杂志,它所呈现给读者的,也是能给与读者生活的意义。新闻对于事件的切入,人物对于生命以及人生的思索,财富对于自身的创造,艺术对于美感的追求。当然,也有很多人这样说,但他们忘记了,无论是人物还是财富乃至于时尚,对于一份媒体来说,它都应该是事件,是有新闻意义的事件,而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成长报告或者说是一种投资理财的推介。作为一份媒体来说,它应该能够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如果能够在此基础上形成读者的阅读期待的话,善莫大焉。

中午的时候,收到新一期的《齐鲁周刊》以及其他的一些杂志。翻看中,忽然想起周刊总编辑张慧萍女士的一篇文章。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曾在某次改版中说,要“把上帝一分为二”。那是周刊的一次变身。而这次,则“一分为四”,分别是“策划”、“齐鲁投资”、“风尚”、“齐鲁消费”四个板块。让读者显得很清晰。其实,仔细看下面的栏目设置,并没有多少改变,但在排版以及版面设计上要比此前显得更为清晰。可以说,这又是一次成功的转身。以前的《齐鲁周刊》标题是黑体,有些时候甚至用超粗黑。这让人觉得正式,但有些时候也会有些太“重”的感觉。现在全部改用了宋体,显得轻盈,阅读起来不是很重。其次,新出现的杂志版面用了ABCD来划分板块,分类更加的清晰。以前的杂志上面有一条红线,现在取消了,记者的署名栏也取消了。这些变化让人觉得,这是一张“新闻纸”了。

其实,作为一个读者来说,我所更希望的是,这份杂志是一份新闻杂志或者是综合类的杂志。作为一个一创刊就开始关注这份杂志的读者,我很清楚的记得一篇文章,叫做《谁抛弃了济南》,后来据说这篇文章惹的有关方面不是很爽。其实,就是在今天中午,我政府某主管部门的领导一起吃饭,还说起他们“灭火”的故事。再后来我知道这篇文章的操刀者是邱长海,现在周刊的总编助理。作为一份杂志,可读性是其立身之道,唯有如此,才能给读者以吸引力。就可读性来说,其实新闻原本就没有地方性和全国性可言。有句很恶心的话,叫做“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新闻亦如是。想《南方周末》,一南粤周末报刊,竟能风行全国,其成功何处?我觉得就在对于以自身的文人情怀、书生意气关注个个体命。其实,新闻并不一定只是揭黑才能让读者热血沸腾。

很久没有拿哪家媒体说事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期待山东一份“新闻纸”的出现。现在《齐鲁周刊》多少满足了一下我阅读的期待。08年,继续关注这份杂志。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