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亚都事件

1999年,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国人的民族情绪被再一次的调动起来。此时,中关村正在进行第二届电脑节,号称“发展知识经济,建设中国硅谷”。三万多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后,朝着秀水街走去,砸了美国大使馆的玻璃。

根据凌志军《中国的新革命》的记载。这个时候,微软正在中国推行“反盗版”计划。虽然在这次民族主义高涨的时刻,中关村里面计算机系的大学生们在北大的三角地贴出了一张“抵制美国货,计算机除外”的标语。但是,微软此时执行这个计划,实在是太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了。虽然法官是中国人,他们不得不站在法律的一边,但民意还是让他们进退两难。再者,中国自古就有法不责众的传统。

被微软起诉的企业中,有一家叫做亚都科技集团,这家公司曾经在中关村里出尽风头。现在却因为使用微软的盗版软件被推上了被告席。5月27日,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一案件。法官戏剧性的驳回了微软的起诉,理由是微软起诉的是“亚都科技集团”,但所提供的证据却是“亚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虽然两家都在上地亚都大厦,是母公司和子公司的关系,但却不是一家。也就是说,微软告错了人。这虽然在今天看起来,是一种诡辩,但在当时却让法院也避免了一场难堪,毕竟正处于民族主义空前高涨的时刻。

亚都的何鲁敏在此前的很长时间都很紧张,以为这场官司必输无疑,所以法庭上态度也算是温和。但法庭上最后陈述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占了上风,满心怒火喷涌而出。他面带讽刺的说,“我跟你实话实说,‘盗版’是事实。我本人虽然并不负有法律责任,但是我不反对这种事情。我不反对使用盗版”。旁听席上一大堆人,都被这话惊得张大嘴巴。他又自问自答:“为什么?这个和我受的教育有关。我在清华大学读过书,前后十年间,每天下午我的体育活动就是到圆明园去跑一圈。圆明园告诉我,别人的东西是可以抢走的。包括美国在内的八国联军,是可以杀、可以抢、可以偷的。知道现在也没有人说这是犯罪。我就是受了这个教育。这个教育告诉我,可以偷,可以抢,没有什么问题。”这是中关村司法史上最不讲理的一篇大道理、最无视法律的一套辩词,也是好多中国人的真实情绪。根据在场者的回忆,当时庭上掌声雷动。被告受到鼓励,转过脸来,面对原告,继续说:“我这个观点纯粹是你们教的——无论对还是错。”这时掌声又起,好像他不是被告,而像是个伸张正义的英雄。

可惜,凌志军没有告诉我们原告的表情,是后悔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官司还是别的什么。他只告诉我们,新华社后来要求自己的记者在公开报道中不得提起这些话。好在凌志军这个人民日报记者在快十年之后,提起了这些事情。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