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的郁闷

宋按:SKY,学名东升,艺名SKY,花名无人驾驶。是我一好友,青岛港人杂水深,能让我交往这么长的人不多。最近,这伙计犯贱,到某报做了记者,本是好事,所谓“书生报国无长物,唯有手中摄像机”。但看来他做的并不顺心。其实,按照他的身价,做自由摄影师要比他在报社赚钱多的多,再者,这伙计摄影、旅游、宠物、娱乐都有很高的造化,可惜啊,典型的怀才不遇,看来“新闻理想害死人”啊。

上周末我在济南,叉叉同学还要我给该报推荐人手,就这样的际遇,我敢吗?再往前想,当时刚创刊,半岛一当家的,跟我说,去做个某某吧,一笑了之,我落拓江湖多年,现在已是一看客。不过,这看客貌似也不会长久,以后该行码字赚钱了。闲话少说,下面是东升博客上的内容,大家可以看一下。

劈柴院要改造了,今天其他的报纸都在头版或其他显著位置做了报道。
奶奶的,我早在10天多以前就做了稿子了,居然没给用。
最最可笑的是那天我清楚的记得,连什么一根电灯杆子生锈的图片都用上了,劈柴院没排上队。
还有一次,阳光助学捐款的没用,发了领导亲信的两个大宝SOD蜜的包装盒的照片,靠,想起来就摇头。
还有水清沟,我早了9天就去拍了水清沟东村拆迁的报道,没用。
9天后,早报的健鹏去拍了,头版。真是无语……

劈柴院、水清沟,还有将来马上也会拆掉的晓翁村,刘家村等等。
也许是咱太怀旧了,跟不上潮流了。多亏还知道做青岛往事呢,没文化真叫一个可怕。

咱一直提醒自己要带个好头,可咱总不能总这么带头郁闷吧。
自己娱乐自己吧:
劈柴院豆腐脑店,是目前经营时间最长的商户。
那天去拍的时候居然遇到两位从外地特意前来品尝豆腐脑的母女。
聊了好多话,深深的感触到一种怀旧的愉悦。
童年就在劈柴院的附近度过,依稀零散的回忆中还有不少的场面会闪过。
越发不舍得眼前的一切。越发不愿相信这一切会不复存在。
要了一碗豆腐脑,三块五花肉,还有两个馅饼,品味,追忆……

再早一次,是和何毅一起去吃的,那天是要一早去拍学校的一个活动。
两个人边吃边说着从前的故事。真是享受。
今天看半岛都市报上何毅拍的豆腐脑店又突然感触多了起来。
一样的场景,不一样的境遇呀。
罢了,不去想了。有这闲功夫还不如回味下儿时的情景呢。

今天不得不带头郁闷,一天时间里相机罢工了好几次。
电池突然没了反应,随后竖拍手柄快门又按不下去了。
最后,相机开机没反应了。退出电池再放回去,开机,好了。
晚上出现场,出租车上发现相机打不开了,急,真怕错过什么好现场照片。
一场虚惊后,相机再次工作。想不郁闷都不行。
为了这个工作,这苦命的相机注定是不会长寿了。

下午去李村拍美女去了,这次拍的比较情愿。
原因是专刊部的人总算知道自己报社的人一样可以拍出理想的照片。
其实,除了照片,还有宠物版,我可以帮忙的太多了。
跟同事开玩笑说,光个两栖爬行类的宠物我随便一弄就可以做一年的。
不知道同事会怎么想,她确实不知道当年青岛的Sky也是大陆玩两爬数的上的人物。
呵呵,好汉不提当年勇。凡事靠缘分吧。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