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时报预谋变脸

前段时间,坊间传闻,10月29日,经济观察报编委张忠、钟伟志等人在财富时报开会,会场上几乎是经济观察报的人和《华夏时报》相关财经记者和领导。据说,财富时报将打造成全球的理财周报,直接对手《华夏时报》。据传钟伟志将出任总编辑,张忠社长。 但是资金来源不详。

现在预言成为现实,在很多传媒论坛上流传着一个财富时报招聘的帖子。如果没有张忠、仲伟志等名字的出现,可能很多人认为是一则笑谈或者是又在四处忽悠。这张创刊于2002年8月23日的报纸,创刊之初聚集了当时山东新闻媒体中的一批才俊,李禄等就曾经担任财富时报的首席记者,当时财富时报的确是风光了一阵,但是不久就四处疲于奔命,负面新闻不断,更有被自家记者讨薪告上法庭的事件出现。与另一张山东的财经类报纸《经济观察报》相比有了截然不同的命运。现在回头难道真应了龙奔在创刊不久所写下的《“进钱报”还是“禁钱报”》一文?

刚出现的招聘启事中透露出,重新改版后的财富时报将定位于“经济参考消息”的财经类周报,宣称“与国际知名媒体机构合作,成为中国真正具有全球视野的中文读本,它的报道重点将放在新闻评论、投资及金融理财领域。2007年年底,改版后的财富时报将面世,欢迎广大记者、编辑、媒体经营人员加盟。财富时报的领军人物将由资深媒体人士张忠、仲伟志等担纲”。

张忠与仲伟志都是时下媒体间的大腕级人物,前者从《中国经营报》到《经济观察报》担任总经理,后者曾任《齐鲁周刊》副总编辑,《经济观察报》首席记者,、《经济观察报》副总编辑等职,但愿这些名流大腕的加盟能使重新启航后的财富时报能够走的更远,有兴趣的可以试试。

 


 

附:“进钱报”还是“禁钱报”? 龙奔
看财富时报创刊   8月28日,出生前即受到圈内人争议的财富时报在山东济南创刊。耐人寻味的是,此报的新闻发布会是在大众日报新闻大厦举行的,而财富时报的总编、副总编、副总经理都是从这座大厦“叛逃”的,大众集团的经济导报与财富时报也是不可避免的竞争对手。该报一亮相,当即引发了山东新闻界的褒贬混战。
  财富时报由山东“海促会”旗下的《经济促进报》更名而来,投资方是黄金集团和黄淮海投资公司。按照策划者的设想,财富时报立足山东,面向华东和京津塘地区,定位于一份“泛财经类”新闻综合周报,以区别于经济观察报、21世纪经济报道等纯走高端的财经类报纸,也区别于经济导报这种区域性财经报。主要设置财富新闻、财智时代、南财北富、财富冲浪、城市杂志等5大版块。其办报理念是:关注中国经济社会中一切与“财富”有关的人和事,关注财富中的人性和人性化的财富,讲述财富与人性的传奇,记录中国人寻富创富的历史进程;以独特的视角观察、记录、分析一切正在发生的财富新闻。该报对开32个版,瘦型报,逢周三出版,定价1元。
  财富时报之所以在圈内先声夺人,倒不是因其办报思路,而是因其资本背景和市场化机制。黄金集团和黄淮海投资公司注资500万,海促会以刊号等无形资产注资100万,三家共同组成了山东金色传媒有限公司。他们的高薪挖人政策也比较诱人:老总年薪20万,副总年薪15万,总编室主任年薪10万,首席编辑,首席记者们年薪8万。现在他们的主要业务骨干来自齐鲁晚报、济南时报。
  财富时报的CI导入做得还是象模象样的。从“冷静、专注、迅捷”的形象代言金钱豹,到“天天‘进钱报’,期期中大奖”的营销策划;从国外流行的瘦报版型到统一的超黑留白版式风格,从搜豹手册的配送到别出心裁的新闻发布会,都透出一股新锐气息。   尽管财富时报的几名中坚都具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敢于想象,然而,财富时报面临的许多问题都是深层次的,如果解决不了,前途并不乐观。
  首先,有空白不等于有市场需求。按照财富时报定位设计方案中的分析,“三大综合财经报《中国经营报》《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在山东的有效发行量不过两万份,对山东、华东地区的贴近性、覆盖度不够。”但这恰恰从反面说明,山东对财经类报纸的需求不大,既然连三张公认的高质量财经报的发行量都不过如此,那么一张各方面都还稚嫩的新报又能有多大扩展?当然,财富时报给自己的定位是“泛财经”,想尽量走向宽众,但本想适度走向宽众的“北京现代商报”创刊不久就已步履维艰。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大众对财经内容的获取是否只有通过纯财经类报纸一个途径?而纯财经类报纸的读者究竟是冲着什么去买的?“泛财经”的东西能否成为差异性的卖点?
  其次,新闻资源不占优势。财富时报的大本营在山东济南。山东虽是经济大省,但并不是一个经济活跃的区域,经济成分也相对单调,其经济活动在全国不具备领先意义和借鉴价值。济南更不算是经济中心。山东的专家队伍也同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类城市无法相比,缺少即时性的洞察力和权威性。这些因素使得财富时报失去了一个制高点。《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之所以能够成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异地办报。《粤港信息报》尽管曾一度辉煌,但同在北京办的那几张报纸相比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虽然财富时报也可以通过派记者出差、设记者站等形式获取外地新闻,但增加了成本,而且时效性、独家性都很难保证。创刊号许多稿件有炒冷饭的嫌疑,原因也在于此。
  第三,营销渠道不成熟。一张新创刊的财经类周报,要想迅速打开市场,单靠内容是不够的,必须有完善的营销网络。《经济观察报》之所以能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启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从一开始就借用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销售网络,并给报贩子以高费率,而《21世纪经济报道》采用的又是《南方周末》的分销商和发行站。《经济观察报》分管发行的副总经理曾干过家电销售,其营销理念完全不同于一般媒体。财富时报虽然在发行上下了很大功夫,但目前看,用的还是一些小招和老招,没有突破。
  第四,广告的盈利点比较难找。财富时报的定位决定了其发行分布不可能有很高的地域密集度,也就不可能有综合性都市报那么丰富的广告资源,至少在消费广告上处于劣势。要想吸纳品牌广告,又很难达到《中国经营报》《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那样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广告上处于两难境地,发行上第一年又赔钱(一份报赔0.5元),如果真象传说的那样投资方第一年就不允许他们赔钱,那麻烦可就大了。
  当然这些问题都可以在战略调整中解决,但随着利益调整的难以避免,障碍很可能就来自财富时报的中上层。
   新华传媒工场顾问 龙奔/文
(原载2002年9月3日媒体专刊报刊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