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南都在深圳

1999年5月25日,南方都市报公关部向编委会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加速<南方都市报>发展的两个建议》,其中之一就是挺进深圳,除了在深圳开办分印点以外,就是要在重点发行区域成立广告部。是时,深圳两张内容远不如南都的报纸,一年广告额竟然超过6个亿,如此大的盘子还没有谁去分一杯羹。

而此时,全国报纸开始流行工作站制度,但是这些工作站类似于今天的记者站,起到的是新闻采访作用,而没有人去想到经营。但南方都市报想到了,他们还想到的是在深圳设立工作站,除了发行外,要分辖当地新闻专版的采编,以及广告的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

面向深圳的梦开始了,但深圳媒介还在梦中。采编部门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在10月份推出了一期24个版的大型专题:“深圳触摸现代化”,全方位的报道了深圳改革开放以来的巨大变化,时值国庆50周年,这自然取得了深圳官员的好感,这在以后挺进深圳的过程中无形的就减少了阻力。二是在这年的11月份,推出了一则“老教授遭遇三陪女”的社会新闻,一时间销量倍增。

于是,在11月份,时为南方都市报副总的徐海风南下深圳,开疆拓土,但总部除了2300万的广告任务和一间办公室外,并未给一兵一卒。因为是副总,徐海风的深圳经营部实际上只对喻华峰一个人负责,徐全权负责深圳的业务,有人事决断权、临时财务处置权、具体业务决断权。广州总部只是保留了已经签过合同的六家在深圳的客户,总部在深圳的其他客户交由深圳分部经营。一只狮子进入了熟睡的狼群。徐海风做了如下的事情。

第一,将自己没有力量操作的美食、招生、娱乐、装饰、医疗、服饰、美容等分类广告逐步承包出去,以极低的价格迅速的抢占版面,从而带动工商广告。
第二,深圳新闻、广告均在深圳编辑,与广州相对独立。深圳版首印8版,有少量的深圳新闻和当地的生活资讯,以承包出去的专栏和分类广告打头阵,从而走出了经营的第一步。到了3月1日,正式推出了以深圳新闻为主的,只在深圳发行的《深圳杂志》,徐海风除了可以经营其他在珠三角地区发行的版面外,还可以经营深圳杂志的16个版面的广告。
第三,打出了年薪20万招聘业务员的广告。招聘20多位业务员。这些当时对广告一窍不通的业务员经过短暂的培训之后,迅速的为了20万元努力奔波。

一切看起来很好。但是,到了这年的5月初,《深圳杂志》被叫停,这种地方版的操作按照政策来是违规的,但有意思的是,被叫停的原因不是深圳媒体的告状,而是广州同城的媒体。这时,《广州日报》进军深圳。5月、6月,都市报人忐忑不安。但是到了7月,编委会有了比较成熟的想法,在深圳和广州两地同时推出16个版的区域性广告杂志,不含社会新闻,以随报发行的形式附报赠送。接着,到了九月,深圳房产部按照深圳杂志的路子推出了铜版纸的地产宝典专版,逢周五发行。由于印刷精美,都市报本身在深圳的发行量大,地产宝典在第四季度取得了辉煌战绩,使当年房产广告实收款到达1500万元,创下一个奇迹。

到2000年底,南都在深圳的零售有了绝对的优势,入户订阅大幅提升,广告部也由徐海风1人发展到36人,办公室由1间扩张到7间,广告实到款2800万元。梦想在这一年里成了现实。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