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细节

青岛的夏天终于到来,一起到来的还有它的热,其实更应该被称作为闷,湿漉漉的空气夹杂着一些盐分,让人浑身发粘,以致于前来避暑的人们大呼上当。我所盼望已久的清爽并没有如期到来,当然包括我的假期。办公室里连个风扇也没有,当然有中央空调的那个办公室我懒得去,也算是活该。

生活总被断续的打断,今年的这个夏天,学校要评估,事情似乎特别的多,甚至离开青岛要请假的,间或有些诸如校友会召开一类的事情需要去做,似乎是永远的不得安宁,好在老婆马上就来青岛陪我。传媒三十年还在断续的写作当中,继续在网上以及在书中寻章摘据。当然,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帮助,复旦大学的张志安先生甚至把自己《媒介败局》和《媒介营销案例》两本书的电子版给我发了过来。与张先生的勤奋相比,我只有惭愧的份,其实他的各种事情要比我多出许多,而我这些年里东颠西窜,一事无成。在朋友们的帮助面前,我只有努力的份。

基本上将三十年的传媒时间整理出了一个目录。其实这样的目录在很多人那里都有,最近的《青年记者》还有一个这样的概述,但是这只是一个大体的纲,没有细分,就如同历史的大事年表,具体的实例呢?没有。其实我觉得一篇文章、一本书最容易吸引人的是他的细节,而不是一种历程,“性格决定命运”,这话说的没错,其实媒体是最容易带上其操作者性格的东东。在整理这些内容的时候,很明显的感觉出来,个人在媒体中的影响力。我们经常说“制度”,如果按照常理来说,制度这个词语当然也可以应用在媒体上,并且可以和老教授一般的来大段的分析,但是在具体的操作上,还真值得商榷。

所以,我需要细节,需要知道那些新闻背后的故事,而这些在目前我是没有的。但是我知道,那些最终写出来的文字,绝对不能像某些杂志的人物采访,写成了人物传记一样无趣(顺便插一句,人物类媒体现在终于冷了下来,冷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他们把人物当成了传记,赶热点上,这点要学学《南方人物周刊》),我只好在网上和书中努力的找了,因为采访这些人的财力和物力都是有限的,更何况,他们可能根本就不会接受我的采访。这让我知道,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学会,有些时候流汗,不仅仅是因为天热,还因为惭愧。我倒是觉得《经济观察报》的那个三十年系列报道做的不错,如果结集,我是一定会买的。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