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成长案,一二三四五六七

老百姓被打不是新闻,记者被打就是新闻,记者被打死更是天大的新闻,借此可以说很多事,比如舆论监督,比如记者采访权,比如打人者的凶残……如此,死者长已,生者说事。

这次,兰成长一案众说纷纭,好像又给了大家谈资,什么黑煤窑黑矿主,什么记者采访被打,什么真假记者。但是,我想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的简单。这次的事件是不是可以如此的分析。

第一,我们知道山西是新闻的重灾区,当然这与那里的煤矿有关,大家都知道,煤矿多了,容易出事故,煤老板们有钱,但害怕被曝光,于是就出现了记者排队领红包的丑闻。这对于报社来说是有利可图,所以在山西的记者站特别多,在山西的各种与“安全”有关的报刊记者特别多,当然假记者也特别的多。

第二,兰成长的试用人员问题。《中国贸易报》的名头不小,国家级的吧?现在大学生就业如此困难,不会连一个国家级媒体连一个高学历的员工都招聘不到吧?竟然沦落到一个初中生做专题部主任的地步?这是否有点不正常,当然,非常出色的新闻工作者是不需要什么学历的,但是这次好像不属于此列,我们在网上搜一下却没有发现这个记者站主任兰成长的任何新闻作品,这是一个怪事。同时,报社主任应该是报社的中层吧?中层还是试用期倒是第一次听说。

第三,试用期人员有无采访权?即使是这家报社确实很特殊,记者站的中层干部还要让试用期的人员担任,但是有人说兰成长是试用期人员,试用期人员没有采访权,怪事,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试用期人员没有采访权,没有采访权怎么对试用人员进行考核?没有采访权,兰成长手中的介绍信怎么解释?

第四,兰成长的采访任务问题。我们知道,记者很多时候是要自己找选题的,没有任何报社规定记者只有被安排采访才是真正的采访,也没有任何条例规定只有报社安排的采访才不是“个人行为”,才受报社的保护。

第五,兰成长是正常的采访吗?虽然我说了,试用期人员有采访权,记者不仅仅是有采访任务才能行使自己的采访权,但是兰成长的采访正常吗?这个事件中,根据报道来看,兰成长是奔着去敲诈的目的前往出事地点的,因为根据报道,兰成长对常汉文说“亮出我们的证件,对方至少得给我们一千元钱”,当然我们无法判定常汉文的回忆是否真实,兰成长已死,所谓死无对证。

第六,不能以“打击假记者为真凶开脱”,《江南时报》和《南方都市报》的评论者说的不错,即使他们是假记者,矿主也无权把敲诈者打死,更何况他们身上有工作证,虽然这种工作证不是国家新闻出版署颁发的,也虽然他们的记者身份确实耐人寻味,但矿主理应得到严惩。矿主如此嚣张,在这层意义上,假记者还是太少了。

第七,个人的推测:无论是矿主还是兰成长,都不怎么光明正大,如果常汉文的说法可信,同时根据兰成长的经历,可以断定他不是真正去采访,所以矿主才会公开的打人。但在矿主这里,他一定打发了不少这样的记者,但是还应该回到不能以打击假记者为真凶开脱的起点上来。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