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热线与餐馆的服务

上次在太平角的那个酒店因为一句青岛BEER与服务员发生了不快,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在俺博客上进行了回击。此后,俺无论在什么地方吃饭,都是少说话,多喝酒,您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俺不能自己花钱买堵是吧。

 

话说今年平安夜,就是杜世成被抓起来的那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在云霄路的一家火锅店腐败。这次啥都没有说,结果服务员还是对我们爱搭理不搭理,后来看电视才知道,临近年关,酒店里服务员奇缺,身价倍增,自然老板在这个时候也尽量的少和服务员发生不快,有个人总比没有好吧。那天在那家酒店吃完以后,我就决定不再去那里吃了。

 

还是平安夜的那天晚上,我们吃完饭后到了朗园,这是一家我从来没有去过的酒吧,在三浴附近,这里的服务还不错,让人心里觉得舒服。

 

服务的好坏实在是太重要了,影响着回头率和美誉度。报纸的热线也是一样,其实很多时候的事端是从热线开始的。前段事件某报因为记者偷用网友照片被告上了法庭,其实原告也说了,不是多么大的事,本来和记者本人几乎取得了和解,但当打到他们报社反应这个情况的时候,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这种事多了……”于是,出于自尊,出于讨个说法,报社被告上了法庭。该媒体在青岛属于强势媒体,可能该工作人员也觉得自己很强势吧。

 

忽然想起当年在生活日报实习,他们有专门的接电话人员,是返聘回来的一位女记者,好像也姓宋,当时大约五十岁的样子,接电话的时候对读者很客气,即使解决不了的事情也会提个建议或者给个电话,她办公桌的前方就贴着市民常常用到的各种电话联系方式。但是在同一楼的另一媒体接电话的人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可能因为年轻,不说态度“恶劣”吧,但语气生硬甚至带着一点嘲讽的意味。“这个事我们不关注”、“我们不管”……打这电话的人此时心里一定哇凉哇凉滴。

 

如此,你还想他们以后进你的饭馆吗?你还想他们以后看你的报纸吗?现在的选择多的是。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