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不起来,就不要强求

有天晚上在外面吃饭的路上,买了本《凤凰周刊》,其实这杂志我的书架上不少,有段日子没有看了,因为很长的时间里,我的经历告诉我,现在根本就做不出来一本这样的杂志,看了大陆的杂志我很失望,所以我很久没有看这本还说的过去的时政杂志。

这两天西祠上一个哥们说“硬时政杂志已经过时”,这让我又开始嘴痒痒,有了说话的欲望,因为,我的感觉是根本就没有硬起来过,何谈过时?

中国有时政杂志吗?严肃的政经杂志,存在吗?没有,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土壤。具体原因我不说了,看看高勤荣就能知道在中国做时政新闻的环境,做时政杂志要求公平的环境,在新闻不失实的情况下允许他的存在,要有你可以和一个记者打官司但不会对一个记者下黑手的环境,要达到一个法制的社会,并且要市场经济发达,比如,一个记者可以靠自己的文章来生存,而不是剥夺了你的生产资料后,你就可能连生存的可能都没有。

所以,我们市面上见到的都是虚假的或者不彻底的不纯粹的时政杂志,都是语焉未详的、扭扭捏捏的、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杂志,他们在市场、官场跟杂志本身立场之间摇摆,他们既想在公众面前树立一个权威、中立、正义、良知的新闻人形象,又想在资本那里取得一定的利益,甚至为了金钱不惜制造假新闻欺骗公众,同时,他们还不时的向官场献媚,想谋取一官半职些许利益,虽然有些时候在自己的媒体上对官员口诛笔伐,但是一旦有机会就立即抓住,让人们知道,如果一个文人想堕落,那将比任何人都要迅速。所以在这层意义上,有些时候我说,不是我们的新闻环境造成的时政杂志的现状,而是我们自身,当年《南方周末》一直风行的时候没有现在的环境更开放吧?但是他们知道怎么做扎实的新闻,可是现在就没有人去踏实的做新闻,所以现在没有硬的时政杂志。

所以,这样不“纯粹”的媒体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功的,既不能赢得公众的尊重获取影响力,进而迎来广告收益,也不能获取经济上的成功,因为成功的媒体是“纯粹”的,哪怕你在评论者的眼中是低端的,但是他们就没有打算从高端来赢取利益,现在盈利的一些杂志,与其说他们定位准确,倒不如说他们目标纯粹,不虚假,不做作,所以他们挣钱。中国成功的政经杂志《财经》其实采编和经营是完全分离的,他的主编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发行量,经营人员刻意的让采编人员避开经济利益的干扰,所以这样的杂志能够获取成功。

而做时政杂志,如果你硬不起来,那么干脆就不要硬了。所以,你不如干脆去做一本经济杂志,一本时尚杂志,一本色情杂志,一本文摘杂志,就是别做一本意淫杂志。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