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在起,我也拿着外刊忽悠

忘了什么时候,也忘了谁说的了,有人说,我们现在是“一线城市学习国外,二线城市学习一线城市”,对此,我也赞同了很久,现在想想不是那么回事,你要所有的中国人吃西餐,是不是习惯,我不好回答。但从现在开始,我也学着某些人拿着外刊忽悠,“看人家做的”,那么现在看吧,看人家做的,不过版权是《财经》杂志的

A、11月27日一期的《财富》杂志对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进行了专访,称保尔森无论在华尔街还是华盛顿,都有相当高的信用度。

报道称,随着民主党占据国会多数席位,保尔森被布什推到了前台,成为共和党中最关键的经济人物。他既是共和党与民主党进行斡旋的纽带,又与中国政府保持着密切交往——这些都给予他在主掌美国对外经济和协助处理重大外交事件中的独一无二的优势。

但华盛顿毕竟不是华尔街,保尔森能否打破两党分立的僵局,并使布什在最后两年任内有所作为,仍存很多疑问。采访中,保尔森透露了他将与中国进行战略对话的安排,以及他将游说国会通过多项减税措施和社会保险、医疗保险改革计划,重新制定公司治理标准等意图。作为一个环保主义者,保尔森还积极倡导使用可替代能源,以遏制美国对石油的巨大消耗。

B、11月25日一期的《经济学家》杂志载文指出,华尔街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正在消退,且并未采取足够措施以应对挑战。

报道称,尽管华尔街仍是全球最大的资本交易市场,但美国对世界经济的领导力正在快速消退,在某些领域,其领导地位已被取代。其中最为剧烈的变化,是纽约交易所作为IPO市场的优势,已被伦敦和香港所取代。

报道指出,有两种手段有助于扭转这种局面:其一,给予股东对公司董事会的监督权利,同时,进一步限制其在证券起诉方面的权利;其二,监管机构应做出调整,要缩小证交会的律师队伍规模,部分由经济学家来取代;要对所有的监管机构进行整合,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将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与证券交易委员会合并。

C、11月27日一期的美国《新闻周刊》载文指出,亚洲的年轻人经常被形容为“拜金主义者”和“利己主义者”。不过,该地区富裕的新一代逐渐希望去帮助别人。

报道称,尽管亚洲新一代年轻人的价值观念在不断改变,经常被认为只懂得消费和享乐,但随着亚洲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消费水平的显著提高,该地区同时也正在经历着新型非政府组织不断涌现、宗教思想和民族主义复兴的新时期。这种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相互作用,加强了亚洲经济的动力基础。

随着这些青年人生活经验的增加,他们开始想对社会有所贡献,于是纷纷加入到运作高效、人员素质较高的非政府组织中。这种集体主义的激情表明,亚洲人所想的不仅仅是赚更多的钱。

D、11月27日一期的美国《商业周刊》载文指出,十几年来,许多美国的大型零售商和名牌企业被控告在发展中国家开办“血汗工厂”,剥削劳动力。为此,他们长期进行抗辩。但实际情况是,这些跨国企业在中国的许多工厂,已越来越擅长隐瞒相关的劳工状况。

调查表明,这些工厂隐藏原始的文件和数据,伪造多份薪水册和工作时间表,以糊弄审计师,并将伪造的文件复印分发给员工,要求员工背熟以应对审计师的询问。与此同时,一个专门协助企业规避审计的特殊的咨询队伍也孕育而生,“训练并帮助企业应付审计师,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

报道称,美国公司承诺遵守政府要求的每周40至44小时的工作时间,超过这个时间将付给工人高额的加班费。但由于各地政府对中国劳动法的执行不力,美国公司的这些规定在中国的工厂并未得到贯彻。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