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杂志的幼稚病

对于杂志业,国内的发行人们正在经历着一场从内容到形式上的幼稚病,这场幼稚病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并让一些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我们的杂志发展比国外晚,无论是在办刊理念、办刊思想以及操作方式上远远落后于西方,学习是好事,但我们的学习有些滑稽。现在的杂志发行人总是喜欢跟在国外同行的屁股后面,一边用三两个员工拷贝国外上百个员工制造出来的杂志风格,一边沾沾自喜的向国人宣布,“合作了”、“国际化了”、“世界一流了”,这样制造出来的杂志胸大无脑,看起来华丽无比,实际上不堪一击,很多公司制做的杂志,本身员工在花着三四千元的工资,而宣称去教那些资产过亿的资本者怎样享受这个物质时代,我不知道杂志发行人有没有觉得本身就显得很荒诞?而国外的时尚大刊就不是这个样子,他们都是做给收入和自己相当的人,编辑和读者一期分享自己的消费体验,这和我们的拷贝是两种不同的精神。

我们的杂志还陷入了制造概念的误区,新周刊的成功让制造概念成为许多办刊人心目中的利器,制造概念一哄而上,岂不知,新周刊所谓的概念或者是策划,实际上是对时下读者流行思想的一种敏锐的把握和体验,而不是一堆内容的集合,同样的内容如果在不同的时机出现,那么结果的差别是非常大的。

说到学习,国内的杂志在前面都开始开设了盘点一类的栏目,但是那些没有脑子的编辑,做这些栏目的时候丝毫没有自己的主见,没有目的,随便从网上整合一下就放了上去,甚至我发现一家杂志06年10月放上了04年就已经为大家所熟知的内容,这样的编辑早该回家了。这样的栏目如果我是做一本区域性的杂志,不如做这个区域的新闻大事盘点,再自己分小类整合,区域外的只有大事才也作为一个小类整合分析一下,这里面一定要用心,否则一个苍蝇坏了一锅汤的效果是会出现的。

我以及和我出生在同一个时代里的人被称为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互联网的到来以及传媒业的发达让海量的资讯蜂拥而至,但是现在我却发现,我的知识量以及视野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少了很多,我甚至不如上中学时候知道的问题多,也不如中学时代知道的范围广,即便是天天在电脑前呆着,每天翻阅大量的报纸杂志,也没有多少能够进入视野中来,现在的阅读只是看看报刊的标题就够了,我不需要知道太多,并且那些记者的文章也不会告诉我太多。

或者是我们现在又到了《时代》创刊的时代,这样的时代里我们需要这样的一本杂志,繁忙的生活结束后,翻开他我就能知道最近所发生的一切,前面是精炼的新闻盘点,接着是眼光独到的分析,接下来的新闻、财经、文化以及时尚内容都是精心雕刻而又绝对权威的内容,这些内容能够直达读者的内心,无需忍受冗长而又无聊的杂志记者编辑的唐僧式聒噪。很可惜,这样的杂志还没有出现,寄希望于许知远、令狐磊们?其实我觉得他们精心打造一本杂志就够了。

  • 程益中:还原与再现——南方都市报发刊词 #
  • 我离大记者还有多远 #
  • 冷眼看南都十周年改版 #
  • 时尚类杂志总评榜 #
  •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