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论文就得收钱

首先声明,我说的收钱发论文和专门做学术文章发表的生意的可耻行经是两码事,我鄙视这种做生意的行为。

必须承认,收钱发论文的勾当我干过,我上大学的时候曾经是一本学术杂志的编辑,后来我也曾经从事过图书出版一类的勾当,但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有些钱该收,有些论文收钱发就不错了,按照社会收入再分配原理,那些钱简直收的是替天行道。

最近有同学在论坛上帖子说是某家杂志向他发出了用稿通知,说版面费多少,然后就觉得很冤枉。看来这位同学的论文是用心写的,这种稿子在我以前的杂志社是不收钱,但是大多数文章写了些什么啊,上高中时候我们语文老师说每次批改我们班的作文,都象是在喝毒药,那段做学术编辑的日子,可不是喝毒药?稿子东拼西凑,内容胡说八道,一篇千字文章署名最多的都达到了6个,一看介绍分别是校长、副校长、教研室主任一类猪头狗脑的人物,这样的内容写了些沟施?你看多了文章就会发现一天之内可能会见到大量相似的内容,不用说,这就是抄的。还有些所谓教授名家的稿子,我觉得他们的学术训练就是训练自己怎么把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给拉长拉长再拉长,无味无味再无味让人惨不忍睹。更有些领导直接拿着一篇臭稿子过来,说这是我的某个亲戚的,你发了吧,这个时候你只能收他的钱,否则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再说收了钱又不是给自己,都用在增加杂志页码上去了,你总得给自己订阅杂志的人好的内容吧?

那些制造这些文字垃圾的人一般都是为了评职称,到了要评的时候才开始凑文章,平日里他们是不写的,于是杂志社里就会出现一大批这样的文字垃圾,因为你不能不让别人投稿吧?作为一个称职的编辑,你就的看这些文章,你就得喝毒药。评职称发论文是好事,因为他能检验你的学术水平,真正能达到这个层次的人,是能写出这个层次的文章的,要是真和某些人鼓吹的那样,不靠文章就评了职称,这还不更是一种社会不公平?既然知道怎么样这些有权力的人都能评上,所以就只好收钱了,从这层意义上也算是替天行道,社会收入的二次分配。

当然,你可以说,这样的内容你们可以不发啊,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现在杂志基本都是独立发展,学术类的东西几个人看?又不能随便改变办刊方向(其实收的钱如果不是依靠上级拨款的话,即使是全部收钱,也不能维持杂志的生存),所以虽然在收钱发论文这件事情上我绝对的反对,但有些时候我有点同情这些做学术杂志的哥们,一种风气的改变不是一个人的力量所能达到的。

  • 无比惭愧:博客的狂喜和痛楚,博客中国的远见和愚蠢 #
  • 东拉西扯:Google买下YouTube,谁哭谁笑? #
  • 社会化媒体的营销尝试 #
  • 2006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榜单 #
  • 在中国工作的西方记者们 #
  • 东拉西扯:Google买下YouTube,为什么? – 对牛乱弹琴 | Playin’ with IT #
  • Google 黑板报 — Google 中国的博客网志: 如何准备软件工程师的面试 #
  • 收购=死亡?——论对web2.0收购的门户之见 #
  •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