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到绝处是“品牌”

广告一个,新一期杂志出街,请支持一把,多提建议,谢谢。(本文是刊首语,发表时有改动)

刚上大学那会儿,冥顽不化,看到班里的男男女女经常一起去餐厅吃饭很是奇怪,直到人家成双入对惨不忍睹时才恍然大悟,原来班里的好姑娘都被这些家伙给勾引去了,剩下的那些残花败柳都让我这种浪荡儿都目不斜视了。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知道人家吃饭是假,联络感情是真,所以我一直道今天都以为“姘头”实际上是“拼头”的通假。

所以一直到今天我对那句“革命就是请客吃饭”的话深信不疑,这在我做记者的那些年里得到了充分的印证,一直到今天我回到我曾经战斗过的报社,我的那些当年的战友们总是叫我去喝酒唱歌喝茶,一天晚上折腾下来肚子都疼。但很多时候我愿意这种肚子疼,在肚子疼的过程中,我的大脑无比的兴奋,我们胡扯这个城市最近发生的新闻,相约明天去那个部门采访,遇上难啃的骨头相约不同报社的记者一起前去轰炸,这还是很管用的,有次我跟一位人缘特好的记者去某工地采访,对方把我们的相机摔了,人围起来了,这时他的一个短信招来了同城的记者让对方登时就软了下来,这让我见识到了我们每天晚上聊天喝茶的能量。

所以现在我觉得,城市里过着“拼生活”的一族更多的不是为了节省,事实上,“拼”是一种生活状态,能够拼车的一伙,绝对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变成很好的朋友,在城市的不同地方生活怎么也可以相互来个照应,至少到对方的单位办个事不用看人家的冷脸。“拼”绝对是一种人脉,没看见人家立波老师,不光是田震说“到青岛找立波”,其实青岛人民也会说“想明星,找立波”,人家立波老师绝对可以把青岛的各种资源用一人之力集合起来,省时省力,快速稳妥,这不是一个公司可以解决的,这就是人的NB之处。

所以,这个时候我就不得不去佩服我们的老祖宗,他们说“滴水穿石”、“集腋成裘”什么的文绉绉的话,其实也就是 “拼”的最原始形态,人家那是朴素的辩证法,由此看来,我们还是一个有着“拼”的优良传统的民族。在这个传说中的“歪脖”2.0时代,拼发挥的肯定事更大的作用,爱心是可以拼的,当成千上万人的个人主页上出现了“每人一公斤”的时候,你还能说80后们是没有社会责任只知道自我的一群?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