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被分在哪组?

    《乐》本期没有和它圣诞节那样“洗洗睡吧”,一样做了世界杯。这几天世界杯做的太多了,各家报纸都出了专刊,还特派记者去看球,其实更多的是从网上拔拉下来的稿子。还有一些明星也开始写球评的专栏,这都哪跟哪?可千万别闹出笑话,说比赛期间中国队怎么着怎么着了。

    作为杂志来说时效性是个问题,所以我曾建议某位朋友干脆回忆世界杯吧,专题是杂志唯一的强项,批评他们肯定不会在杂志封面上打上“今年世界杯中国队被分在了哪组”?做城市杂志的,象洪晃女士学习吧,他们北京版是这样做的,专题是10个P“一个足球引发的癫狂”(这让我想起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内容分别是马大帅、足球赛来了狗仔队、全球化,世界杯、冠军杯的吟诵、无论爱球还是恨球,看着别人发疯,都是乐事一桩。作为大头的消费也没有脱离世界杯:世界杯到了,还捂着你口袋里的钱干嘛?踢遍北京:搜罗全北京天然草的、人造草的、塑胶的、室内的47个球场。键盘上的“世界杯”。看球也要吃好喝好:你有理由在整个赛程中换着花样打点好自己的胃。旅游是“世界杯在这里展开”不用说你也知道是哪里。亲受的杂志同仁,你们做的怎么样?

    买经观,其实很多人和我一样,是一种习惯,最近开始喜欢他们的增刊,这期的增刊是CEO,封面是《新媒体变革》,从生产到消费,电视、电影、唱片这些东东都经历了天翻地覆的转型,对于商业意味着什么,这是他们所关注的。不过写作方式还是经观一贯的风格,不着边际,不知所云。但这种状态是好的,也往往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做东西,只要文字好一些就行了。现在媒体都这样,注重形式了,其实有的时候,形式还真的很重要,比如经观的这些增刊,但内容还是为王(这怎么听起来象大实话?不好意思,说漏了),象明星开足球专栏就是地道的扯淡,当然球评不一定是他们自己写的(这个事我有直接的证据,当事人是俺哥们,俺不能说)。

    很多人象我说起工作环境,图片上最后一个是从飞猪哪里偷来的经观办公室,确实不错,可惜、暂时你们还享受不到。杂志快出了,到时候也换一下这样的办公室。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