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问题还是自身问题

    很多人把这个问题归结为网络复苏以及整个行业的低迷。网络在去年的时间迎来了他的小阳春,比如百度传奇以及什么吞什么的并购,这让很多投资过网络但出现动摇而撤资的若干人感到绝望,也仅仅是绝望而已。
    报业的抱怨是网络的迅捷带来了他们相对的滞后,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还没有一家网站有真正的新闻采访权,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曾经出现过让某门户网站“记者”“滚出去”的尴尬事件。也就是说为数不多的拥有新闻发布权的网站新闻来源除了大多来自于纸媒,报业抱怨的滞后实际上是滞后的报业对走在网络前面的新闻从业者的抱怨,这中间网络的出现打破了他们之间原本存在的平衡。
    在网络资讯极度发达的情况下,出现了对新闻以及话题的移花接木,表现在生活方式以及时尚内容尤为明显。其实这和某些报刊移植国外概念一样,不幸的是他消除了语言上的隔膜而更容易破灭,过去很多杂志编辑在约稿的时候往往要求当地看不到就可以,但现在不是了,这直接影响到了媒体的生存空间,于是寒冬的到来似乎成了情理之中。
    在我游走的一些报社中也存在着这一问题,并且表现的极其明显,我甚至能给一个预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