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的动荡

    昨天晚上老家《沂蒙生活报》孙玉光来青,参加某火腿肠的新闻发布会。
    十佳歌手比赛结束后我去找他。在车上我收到了良成的电话,告诉我说以后要从热线到体育了,下午刚谈完话,也就是说他以后将告别下水道堵了,小狗跑了的新闻而去和那些球员们在一起了,以前所积累起来的新闻资源现在也全部没有用了,以后他也不用骑着小摩托穿行在济南的大街小巷了,而是天天出差了。
    还没有等缓过神来,在酒店里上网,婧在群里说《新京报》地震,可是等我打开西祠胡同链接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好在婧的电脑没有刷新,还保存了内容,给发了过来。消息在王小山的BLOG上得以证实,他用红底黑字写道:没有退路了,就不退了,屠刀已经举起,死要死得好看一些。和西祠一样,这个私人博客的这个文章在今天上午也被新浪网删除了,王小山问,“我说什么了?你们怎么什么东西都删啊?留言也都删了,真有两下子”。
    这张报纸刚被某杂志评为“2005年度报纸”,没有想到灾难来的这么快。前不就他们刚刚不再负责报道一切。
    老家的那张沂蒙生活报最近在人心惶惶,人员调整规定竟聘部门主任必须是中共党员,具有新闻副高以上(含副高)职称并连续在编采岗位工作5年以上,按照这个规定,原生活报人员几乎没有人有资格。是不是从临沂新闻出版局化转到日报社之后的大换血,这个问题不好说。
    昨天晚上拿到了郑州的DM杂志《城视》、《the goal》、《建业》,办的不错,比青岛的杂志要好,不象DM,而是文化时尚杂志,值得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今天还看到新出的《新生活》,惨不忍睹,看了一眼,浪费了我3块钱,其实本期就是想看看王学义做的盘点,但是不是我想想的样子,满眼的“绝对”让读者极度不舒服。 这份杂志目前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还是有很多从网上搜来的稿子,读者都是半个月之前就见到的了,而恰好的是,新生活的定位读者应该能够经常上网,真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看一下我今天发的那个关于杂志的单一的问题的文章,对他们有用,这些不成长的人啊。

相关新京报事件,大体在平客的博客上说的比较清楚,而我不善于叙事,大家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http://buchimifan.yculblog.com/post.1019485.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