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大学、司徒雷登及其他

2013年的春节,假期结束的最后几天,我去了趟原齐鲁大学的旧址,现在,此处是山东大学的一部分,再往前,这里是山东医科大学。

当年,这里和燕京大学一起,被称为“南齐鲁北燕京”的两所知名教会大学。当然,这两所大学也随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而结束。与教会大学一起结束的还有那篇著名的文章,《别了,司徒雷登》。当日里,看这篇文章,只知道他是美国的驻华大使,却不知道他是一个出生于中国的传教士,更不知道他是燕京大学的创办者。1919年1月31日,司徒雷登到达北平,顶着猛烈刺骨的西北风,他叫了一辆黄包车来到了位于北平城北的长老会传教区。此后,司徒雷登在这里建立了一所大学,燕京大学。这所大学此后在中国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这是不用我在此赘述的。

对于这所学校以及这所学校的学生,司徒雷登倾注了大量心血,比如他记录,“出于爱国或是其他理由,学生们不断逃亡,奔向未被日本占领的自由地带。我安排了几个也是燕京出身的基层教职工,协助学生制定逃亡路线。有一条是沿着京汉铁路南下,走陆路;还有一条是经过上海;还有一条更加安全,但是路程较长,尤其适合女生,是从香港、仰光走滇缅公路到内地。我在一路都安排了朋友,允许他们预付资金帮助逃难的学生。珍珠港事件爆发以后,在我被囚禁的早期,我被押往宪兵总部,进行了四次长时间的审问。有件事是他们最惦记的,就是那些秘密逃亡的路线。他们从精明高效的秘密特工那里得到了消息,所以他们极为关注”。

《在华五十年:从传教士到大使》是他的回忆录。写的是他在中国传教、建学校、被日本人关押、做大使的一些经历。

当然,也不知道这位最高领袖称之为“别了”的人,最终魂归中国,虽然埋骨燕园的愿望不能实现,但也是葬在了他出生的地方,2008年11月17日,他下葬于西子湖畔。于司徒雷登而言,1949之后,他于中国,更像是去美国寻求避难,而死后魂归。让我想起另一个新闻前辈。

这本书断续读了一个月的时间,虽然最不喜欢的是,在书中看到如此文字,“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作者的个人成长背景、宗教信仰和政治立场等元素,书中的论述和观点不尽正确,有些甚至偏颇,希望读者在阅读时予以注意”。这让我在问自己,这本书,有无删节,甚至会想,有无在翻译或者出版的时候做了处理。如果做了,我没有在书中见到标明。 这是我所不希望看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