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了,桑哲兄

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有些愧对师门,大学毕业之后,我没有真正的从事教育工作,虽然我也在一所学校里落了脚。但离我那些在中学里做语文老师的同学来说,我有愧色。

我们这一代学生的中学语文教育现在想来仍是满头的雾水。我们所学的,是字词造句,是语法,是中心思想,是段落大意,是作文里的起承转合、论点论据。我们的课堂上是如此教的,我们考试也是如此。

可到了毕业后才发现,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太不了解我们的文字了,虽然从幼儿园就开始识文断字,可我们既没有领略汉字之美。我们除了知道某某是伟大的作家、伟大的诗人之外,我们却不知道因何伟大,甚至我们知道我们的祖先曾经写了《史记》,编了《资治通鉴》,可我们只是听说过,但没见过,即使见过也是少的可怜。我们知道长河落日之美,大漠孤烟之雄浑,但那是句子里的。十几年的读书下来,我们没有行万里路,也没有读万卷书。

于是,一直到了读大学,学中文,才开始修补中学里的诸多硬伤,但为时晚矣。诸多记忆、印象早就先入为主了,即使是在大学里一排一排书架的在图书馆里读书,也已经没有年少时候的心气。及至大学毕业,阅读都带有若干的功利性,忙于活命,谁还能有功夫补上那堂语文课?于是,我们想,毕业后做中学语文老师,一定要如何的教学生们学习,不至于重复我们的故事。但最终,中学课堂里的三尺讲台与我无缘。也因为不能,所以更加佩服师兄桑哲在中学语文教育中的努力。

大学毕业之后,他开始在曲阜那所安静的大学里主持着一本叫做《现代语文》的杂志,倡导语文教育的现代化,探索语文课堂的新课程,实实在在的做着自己的努力。

而他所更让我汗颜的是,他的新书《语文新课程名家访谈录》,他用7年的时间访谈了70多位学界、文坛以及教学一线的名家名流,倾听他们对于中学语文教育的新想法、新思路,这点尤为难得。

虽然那些访谈的记忆让桑哲觉得十分美好,那顶着寒风而来的钱理群先生、与桑哲访后小酌的裴显生先生……都在他的记忆里满是温暖。但我曾经做过访谈录,我深切知道做访谈的艰难,抛开前期联系、车马劳顿不谈,访谈是要做大量案头工作的,否则问出的问题可能会贻笑大方,更何况专家们有各自的领域。而七十多位这将是何等的工作强度?我大体算了下,每月他都要跟一位专家进行交流,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坚持?

但是,桑哲坚持了下来,并且他访谈的成果陆续见诸报端,在很多语文教育杂志上都能见到他的访谈,甚至有些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这是对他对于中学语文教育事业工作的肯定,桑哲访谈录在中学语文教育界也逐渐的产生了影响。

七年辛苦不寻常,而今,桑哲的成果就摆在我的面前。在这个寂静的冬夜,我欣喜而又惭愧。只想说一声,辛苦了,桑哲兄。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