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怎么样?问志安

一本近距离接触驻华外国记者,采用深度访谈法揭示其职业意识、报道方式和生产特征的新作《中国怎么样:驻华外国记者如何讲述中国故事》(张志安、叶柳/著)于近日由南方日报出版社推出。这是作者以中外深度报道实践为对象,在新闻生产社会学领域进行研究的又一成果,也为国际传播方面的研究贡献了鲜活的经验材料,同时给国内记者借鉴外国记者的经验提供了生动的报道手册。

改革开放以来,外国媒体如何报道中国大体经历了从浪漫化、妖魔化再到多元化的轨迹。以往相关研究,多侧重对报道文本的微观分析,或对其媒介组织和新闻体制的宏观分析,比较而言,把外国记者作为考察群体、从生产者角度所做的研究十分缺乏。本书正是把“人”作为能动主体,对外国记者的新闻观念、报道框架、组织机制等问题进行细致研究。

书中的受访者中,既有不少主流媒体驻华分社的负责人,如CNN驻北京分社社长Jaime A. FlorCruz、路透社中国首席记者Benjamin Lim、半岛电视台北京分社社长伊扎特、《金融时报》北京分社社长Richard McGregor、英国《卫报》 北京社社长John Watts等;也有诸多外国媒体驻华的资深记者,如日本共同社驻中国记者盐泽英一、《南德意志报》驻华首席记者Henrik Bork、《纽约日报》亚洲部负责人Edward A.Gargan、《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驻京记者Peter Ford;还重点关注了一些亚洲国家媒体的驻华记者,如新加坡《联合早报》北京首席特派员叶鹏飞、越南通讯社北京分社社长阮春正等。此外,除以平面报刊为主外,还兼顾了广电媒体的记者,如美国公共广播电台驻中国记者Anthony Kuhn、英国电视第四频道驻京记者Lindsey Hilsum等。

作者在后记中说,“对于不断在世界舞台上崛起的中华民族,如何对外说明中国、塑造积极的国际形象,已然成为国家发展过程中的重要考验和命题。在‘一个世界、多种声音’的全球舆论格局中,只有尊重真相、把握规律、开放透明才能赢得公信力和话语权。” 如果能够多一份理性、少一点冲动,多一些专业知识、少一点民族情绪,多一点冷静务实的心态、少一些不切实际的完美期待,公众或许能对“妖魔化”理论多些理性思考,从这个角度看,本书的意义恰在于此。

作者之一张志安现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青年教师、传播学博,研究兴趣集中于新闻生产、新闻从业者、国际传播,曾主编或主撰出版《报道如何深入》、《记者如何专业》、《媒介败局》等书。另一作者叶柳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硕士毕业,现任职于浙江广电集团。据悉,张志安还将继续用深度访谈、田野观察等人类学方法,以新闻生产社会学视角对中国场域中的深度报道实践进行持续研究,其主编的新作《转型时代的真相:30年来深度报道的幕后轨迹》也将由南方日报出版社出版。

网上售书地址(不断添加中):
卓越网 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sr_1_1?_encoding=UTF8&s=books&qid=1258963034&asin=B002T9UQU4&sr=1-1

附:《中国怎么样》目录

序:境外记者在中国(郭可)

对外国媒体的期待应该更现实点
——CNN驻北京分社社长Jaime A. FlorCruz访谈
[观点]八十年代在中国当记者,又简单又困难/可以批评你,但也给你说话的机会/我们要所谓的“容忍不完美”/中国是幅马赛克,只能片片贴出来
[作品] 艾滋病孤儿

尽量站在中间的立场
——路透社中国首席记者Benjamin Lim访谈
[观点]尽量去反映“故事的双方”/作为外媒来说,批评是必须的/中国故事不再单一、而是越来越多元/在中国,记者必须懂得如何做人/我们没有义务去教育老百姓
[作品]中国经济学家呼吁修订对台政策 重新思考一国两制

我感兴趣于中国现实中的张力
——《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Edward Cody访谈
[观点]最困难的是和最近的新闻更新保持同步/专业记者要有不受干扰的能力/西方媒体和中国媒体是两个体系/中国媒体的未来取决于政府
[作品]黑龙江农民发动第二次土改 挑战中国土地政策

用阿拉伯的眼睛看中国
——半岛电视台北京分社社长伊扎特访谈
[观点]半岛电视台就像是孤立的自由岛/西方媒体所说的媒体自由是一个废话/不是在半岛工作、而是为半岛工作/用阿拉伯自己的眼睛看中国
[作品] 苍蝇蚊子从西方的窗口扑向中国的媒体

神秘的中国适合写侦探小说
——《金融时报》北京分社社长Richard McGregor访谈
[观点]要看到经济数字背后的力量博弈/我不相信什么“客观”的说法/如果可能,最想做中国共产党的报道
[作品] 奥运火炬点燃中国民族情绪

中国的故事在于变化与运动
——英国《卫报》 北京社社长John Watts访谈
[观点]我心中的中国形象每几天就变化一次/在中国,很难听到故事的正反两面/如果可以选择,我只做深度报道/我们不可能总是看到全部的真相/没有人可以报道中国的全部
[作品] 从小人物看巨变中的大中国

有意思的中国故事很难写
——日本共同社驻中国记者盐泽英一访谈
[观点]在中国不开放,才给外国媒体空间/知道什么问题会超越政府的底线/日本媒体界曾经是左派的摇篮/擦边球擦得好,空间就会慢慢扩大
[作品] 最大的民营博物馆 通过史料再现抗战、文革

不喜欢从慕尼黑来判断中国的感觉
——《南德意志报》驻华首席记者Henrik Bork访谈
[观点]我并不是要说中国坏话的记者/选题的判断标准就是“厨房喊”/我不可能给你提供全面的中国/没办法完全客观,但起码要尽量
[作品] 中国地震:抵达震中的长征

以理解的心态去看待中国
——新加坡《联合早报》北京首席特派员叶鹏飞访谈
[观点]新闻无可避免地要受价值体系影响/中国对新加坡的误解大于新加坡对中国的误解/外交部新闻司的电话是救命稻草/我不觉得,解读事实是记者的责任
[作品] 北京奥运 中国全能主义面对挑战

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
——越南通讯社北京分社社长阮春正访谈
[观点] 不关心敏感问题,就不感到受限制/什么问题对人民有益,我们就关注/人民最高的代表就是劳动人民的利益/

好记者应该尽量地接近公正
——《纽约日报》亚洲部负责人Edward A.Gargan访谈
[观点] 知道过去才能更好地去写现在/我感兴趣的是处于某个文化系统中的人/不管简单或复杂,都需要分辨不同的信息
[作品] 特立独行的年轻音乐人

给所有当事人说话的机会
——路透社北京分社高级记者Chris Buckley访谈
[观点摘要] 如果故事讲不好,谁听谁看呢/我是心里有数了才去写的/中国怎么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农村
[作品] “绿色奥运”的背后:中国北方水荒之困

寻找使人们生活得更好的故事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驻京记者Peter Ford访谈
[观点]因为没在这里采访过,所以想来中国/中国是我工作过的最难做报道的地方/我对中国“公民社会”的产生非常好奇
[作品] 香格里拉:游客蜂拥 天堂失落

以话筒做笔描摹万象
——美国公共广播电台驻中国记者Anthony Kuhn访谈
[观点]外国媒体写中国,只写了一个轮廓/体察和反应民情是我们的天职/把故事告诉读者,让他们自己下结论/中国最有意思的是观念、文化和思想上的变化

无所谓新闻正负,只在乎报道真实
——英国电视第四频道驻京记者Lindsey Hilsum访谈
[观点]中国对新闻记者来说太难把握/挑战在于看到事件之外的东西/记者的专业素质是不会因地制宜的
[作品] 新政治家:爱国者的奥运

后记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