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诗一首

神佛都是假,
谁能相信它!
打破山门后,
提杖走天涯。
见佛我就打,
见神我就骂。
骂倒十万八千神和佛,
打成一片稀泥巴,
看来禅杖用处大,
可以促进现代化,
开遍大寨花。

这首题为《题关良同志画鲁智深》写于1977年12月1日。刊于1978年1月29日《人民日报》第六版。位于头条位置。诗后有编者注:“诗末三行是指泥巴可以肥田利农”。但我没有查到责任编辑是谁,当时的《人民日报》没有编辑的名字。虽然5天前的报纸上刚刚发表一篇文章要“恢复编辑职称,明确岗位责任制”。

郭老一生应景的诗不少,比如几首著名的“献诗”。粉碎四人帮前的1976年5月12日,郭老写了《水调歌头·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周年》:“四海《通知》遍 /文革卷风云/阶级斗争纲举/打倒刘和林/十载春风化雨 /喜见山花烂漫 /莺梭织锦勤/茁茁新苗壮 /天下凯歌声 /走资派/奋螳臂 /邓小平/妄图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三项为纲”批透/复辟罪行怒讨/动地走雷霆/主席挥巨手 /团结大进军”。而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还是水调歌头,“大快人心事 /揪出四人帮 /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梁/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华主席/拥护党中央”。

但题关良的诗与上面不同的是一个巧合:1978年4、5月间,86岁高龄的郭沫若在病危之中对夫人于立群和身边的几个子女郑重交代后事安排:“我死后,不要保留骨灰。把我的骨灰撒到大寨,肥田。”6月12日,这位文坛泰斗走完了86个春秋的人生历程。在举行了高规格的追悼大会之后,郭沫若的骨灰于6月下旬撒到大寨的层层梯田之中。从此,虎头山上耸立起一座“郭沫若同志纪念碑”。一语成谶。也不好解释,是不是病重的郭老已经把自己看作了那“十万八千神和佛”,还是他早就知道以前的“献诗”,不过是“神佛都是假,谁能相信他”?

面对历史,很难说三道四,真正的内心只有郭老自己知道。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