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及其他

前几天的时候,我和我老婆在台东夜市。临上车的时候照例到了最南边的那个杂志摊。买了些《新世纪周刊》、《凤凰周刊》一类的杂志,还有《经济观察报》一类的报纸——其实还想买《理财周报》来着,后来一想,这张报纸的前身是《21世纪环球报道》,于是作罢,这张夭折的报纸,不说也罢——临了,拿起《读书》,翻到版权页,一看,主编还是那两位学者教授,于是作罢,这两年的阅读胃口全部让这些文化人给败掉了。

再往前几天,我在学苑书店,碰见他们张老板,索性把今年出齐的《万象》给各要了一本,张兄说,没见你这样看杂志的。其实他不知道,这本杂志我也很久没看了,买齐了只不过是留个念想,安慰一下心灵而已。这种态度用在我以前对《读书》这本杂志也是如此,不过最近,我连这个念想也不给这本杂志留了,我干脆不买了。前几天我翻翻版权页是因为我想看看它主编换了没,换了我就看看到底改观了多少,要不这段时间大小文人们的吆喝还不变得毫无价值了?那多对不起他们啊,那多么不像一场争论而像是娱乐圈里的绯闻啊,那多么在实际上像是给读书做的广告的。

最近一段时间的媒体上有两大热点,新闻方面是关于山东的,还都是济南,段义和的爆炸案以及泉城的大水,几乎中国所有的新闻杂志都做了这两个内容的新闻,山东终于以此种形式又一次为世人所知,连某周刊也开始了新闻操作,宣称只要宣传部不禁止就可以做(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一件事啊)。另一件事情就是文化上的《读书》换帅风波,先是《新京报》,他们首先披露了传闻,接着就是各种媒体的文化版面,铺天盖地的全是读书,我不知道沈昌文他们是否让各种新闻采访给烦了,要是我干脆弄个新闻通稿算了,你们各家记者自己拿着回家编去,都可以说是本报(刊)独家专稿,我靠,这年头还有独家这一说?

我前面说了,不看读书好多年,也说了,这些年的阅读胃口全让这帮傻逼学者给败光了。想我上大学的时候是多么的上进啊,在老师们的诱导和教唆下,《读书》,别看就那么几张白纸,也别看他的价格和制作精美的时尚类杂志一样的“贵”,可那简直是圣经一般的东西啊,因为在俺幼小的心灵里面,知识是无价滴。不仅如此,俺还对在这本杂志上发文章的人无比的崇拜。记得当年,学校某个青年教授做报告,本来这报告让我等中文系学生昏昏欲睡,但他一提当期的《读书》杂志有他的某篇文章,大家就忽然来了精神。报告结束后,很多我等青年都奔向了服务楼,估计卖杂志的那伙计在想这期是怎么了,后悔没有多进几本。其实,后来我才发现,那厮发的仅仅是一个小豆腐块而已,就是那个叫做“短长书”的栏目。但当时这本杂志在我等文科学生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但是,我越来越发现,这本杂志看不懂了,那个时候以为自己才疏学浅,看不懂也要好好看,就跟买了本英文的《读者文摘》非要当英语课本看一样。但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大家都看不懂啊,看不懂还一直买,原来是想让别人产生一种我很牛逼的错觉啊。于是,俺就此不再买这本杂志。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不仅仅是《读书》看不懂了,原来那些所谓的学术杂志俺全看不懂啊,以中文核心期刊为甚。于是,俺恍然大悟,我靠,原来我等都被某些傻逼教授们给欺骗了,这些鸟们满口的仁义道德实际一肚子男盗女娼,为了凭职称不惜造假,大量的垃圾被它们制造出来,还要我等奉若神明,简直是深受其害啊。在后来,我发现,原来编《读书》的人是名教授啊,原来现在的《读书》以及不是以前的《读书》,只是生的一副《读书》的皮囊而已。

但是,一直到今天还是对这本杂志心存幻想,因为能读的杂志实在是不多了,于是等待新主编的新杂志,看看对不对口味。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