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风:眼里朦胧望圣旗

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现当代文学的研究是缕不清楚的乱麻,谁谁谁某某某,乱成一团,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不是干净的,人性使然,四年后重读“思忆文从”《六月雪》,见贾植芳先生文章,记下如下关于胡风的点滴,一个知识分子的命运在政客中间如是。

胡风在1955年被逮捕后,在监狱里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空中悉索听归鸟,眼里朦胧望圣旗”。可惜的是,这面“圣旗”,直到他生命的最后,还是在那儿“朦胧”着。

1966年,胡风的对手周扬一伙被打倒,胡风并没有按照监狱当局的要求,对周扬他们落井下石,反过来“揭发批判”一通,因此,他的命运不但没有改变,反而罪加一等,由已到期的有期徒刑改判为无期徒刑。

1976年,“四人帮”倒台了,胡风却因新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中有毛批胡风的“按语”,又被与“四人帮”挂起钩来批判,而且似乎比“四人帮”还要可恶,起码是罪行不下于“四人帮”;“拨乱反正”后召开全国第四次文代会,一般文艺界的冤假错案都得到了平反,而胡风却仍然不能出席,直到所谓“胡风返革命集团”一案不得不被平反时,还对他的“政治历史”的问题和文艺思想问题留下了“尾巴”。

1986年胡风去世,一篇小小的悼词, 闹了许多风波,以至在去世7个月后,追悼会才得以开成。1988年6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补充通知》。至此,胡风才彻底平反。这么一件明摆着的政治迫害事件,却要平反三次,可以说是极耐人寻味。

贾植芳先生说,“尽管有些当初迫害胡风的人后来自己也受到了迫害,可在这些人眼里,他们的受迫害是真正的冤案,而胡风却是活该”。

  • 脑子里的水——我所向往的平民《夜宴》之济南版 #
  • 富士康案忽略了最重要的主体 #
  • 内斗的结局——一本杂志的一年 – 西祠胡同 #
  • 英国的评论坚守,一天刊出8个版观点评论 – 西祠胡同 #
  • 忽然回到20年前(组图) – 西祠胡同 #
  • 南方三报业的“潜规则” – 西祠胡同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