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金庸很好玩

    找本比较爽的书,清茶一杯,苏烟一支,青灯黄卷,大可物我两忘,管他窗外雨疾风狂。
    迟宇宙的书看了不少,有收获,大家也说他是先才子,而后记者,更何况现在是不再负责报道一切的《新京报》的当家人?敬佩之。不过读的都是成名后的作品,至于《我在北大这四年》以及《我与金庸的战争》这些早期的东东,看得倒是很少,现在看来这些书和现在的作品相比那简直不是一个人写的,我只能说是南方报业这样的平台造就了他。
    不过他与金庸的战争倒是好玩,属于可以一篇一篇闲翻的那种,要是连起来看就没有意思了,就像吃萝卜,吃一点的时候觉得爽口,但是多了,那就辣心了。这本书本身是他在《南方都市报》上开设的一个专栏。其实每次看到金庸的时候我都能想起我们宿舍老大,当时就像,如果当年我们老大也象迟宇宙这样解构武侠人物,一定会更加的出色,术业有专攻,老大武侠小说是作为必修课来学的,其实他的毕业证不能发中文系的,至少也应该是武侠小说专业才是。
    在迟宇宙的这本书里,古时的丑男也可以叫“青蛙”,侠客眼中的美女也划分为条子顺否,盘子正否,洪七在迟宇宙那里也只是为了一只鸡屁股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本质上只是想去个瓦厮或者书院,找个红袖的美眉,一起醉死梦生一晚,只是在李冈同志默许下的一次公车上书改变了命运……读下来只是觉得迟宇宙在跟金庸老头在玩,没有什么正经。但是语言很好。
    谁有空的话,不妨找来消遣,自古文人侠客梦,仔细读来这话不假,迟宇宙就是一个例子。
    又及:其实今天也有与传媒有关的东西打算写,但是没有成型还是作罢。倒是这本书看完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