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车

校车出事了。大家都在讨论校车。可是,有了校车就能保障孩子的安全吗?有了校车就能在大街上保证行人的让路吗?就会被特权车看到,而停下,对着这些“祖国的未来”和“祖国的花朵”行注目礼吗?当然,可能有了坚固校车,能够多少的保障一下,让这些脆弱的生命在出意外的时候,也能把悍马撞碎,而校车安然无恙。若真的如此,该买就买。其实我想的是,仅仅船坚炮利,为什么甲午海战还是输了。如果每一辆车都给校车让路的话,即使是三轮车也能保障孩子们的安全。

如果现在我每天乘坐的班车不算是校车的话。我没坐过校车,也没见过校车什么样,在我们农村,读小学、初中的时候,都是步行上学,条件好一点的骑自行车。我记得当时,一个乡镇就一所初中,十里八乡的还在都要去那里上学。我住在学校驻地的姥姥家,每天回家吃饭。而我的那些同学,每天都要从家里带饭,煎饼、咸菜,菜是放不住的,时间一长就会变质。学校里没有食堂。每天吃饭的时候,大家轮流去水房抬水,就用白铁皮桶,根本不是暖瓶,抬回来的水有些时候还不热。周三晚上,晚自习后,他们回家带饭。走夜路,有月亮的时候,特别是雪后也会很浪漫。月亮泛着光,四下透亮,雪地里踩上去嘎嘎作响,当然,北风那个吹啊。不用上课,自然是很爽的事情。到了周末的时候,或者步行回家,或者自己骑自行车,骑自行车的学生比较少,因为学校为了学生的安全,每个周末骑来自行车后,都会被学校统一放在一间屋子里,到了周末才允许你骑走,所以,骑自行车的学生也不多。

读高中的时候,所有的高中都是集中在县城里。我在沂水二中。离家上百里,每次都是坐的公共汽车,车票五块钱。现在还几年没有坐了,不知道多少钱,据说十几块钱了。高中时候课程紧,学校要求的严,每个月有一次周末,我们叫做“大休”,其实想想,应该叫“大修”,跟汽车一样,我们的大脑也需要保养一下了。县城里的城乡客车都在校门口等着,人塞得满满的,塞不动了才开走……每次都是下午下了两节课后才能离开学校,最早也是下午四点多,学生多,车少,如果能抢上一个座位,那真是天大的幸运。所以,大多数时候,我都是站着回家。当然,每次学生放假,也是这些跑城乡客运的客车司机“发财”的时候,平时他们拉不到这么多人。县城一共四所中学,算下来,他们每个周末都会有一次发财的机会。客车走在乡间的路上,走走停停,一般我回家都是天黑了。然后,再步行快一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家。我们那个时候,每个月才回一次家,所以很少有同学不回家。而在这种情况下,校车自然是不存在的。

等我上大学,就更没有校车了。我高考的时候,去了曲阜。从我们县城里,每天只有一班发往兖州的车,等开学的时候,也是坐的满满当当,都是去曲阜读书的学生们。我们鲁西南的学生大部分在曲阜上大学,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读了师范,怎么也能找份工作,还有,学费便宜。读大学的时候,只有放假的时候才回家,所以,校车就更无从谈起。我记得,当时有些时候还转道临沂,坐火车回家。从曲阜火车站,去临沂的火车在放假的时候都塞得满满当当,我们就从窗子里钻进去。上大学后,我第一次坐火车。

再后来,家越来越远了,虽然一直在学校里,但一直弄不清楚,什么叫做校车。所以,对于你们城里人的讨论,我表示不知情。但岁月,就这样,过去了十几年。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