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还是要自律啊

昨夜又是一场大酒。肩膀疼痛难忍。给我做推拿的小伙子说,你肩膀的疙瘩怎么这么大?
其实,去之前,安东就说,要给老婆请个假,已经连续一周没有准时回家了……在这一点上,我比他好一点。我一般都是晚上11点准时回家睡觉。
于是,昨天晚上,丢人的是,让安东帮我喝了两杯酒。在这一点上,青岛的几大酒仙,我这辈子是排不上了。就让亚林他们去排吧,最后写上个“印刷、监制”什么的,我就满足了。

其实,丢人的不是不胜酒力。丢人的是,我给某本DM杂志弄了一组稿子。
其实,我真的是该死啊,我为什么写呢。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老桑、安东、美国往事……我对不起你们啊。我给你们丢脸了。我以后只给我们校报写稿子……我会觉得无限荣光的。
就这么定了,偶也。

这几天,还干什么正事了?仔细扒拉扒拉,啥也没干。
上周日,老柴带我们去参加了《我的抗战》的青岛首映。真是“可怜三千男儿血,换得汉家好河山”,只是现在,那些埋骨他乡的人,花落人亡两不知了。至于具体细节,你们看老柴博客吧。他总结的挺好的,不愧是最为年轻的厅级干部,顺便插一句,这样的领导我见了是要两股战战的。
晚上,我们去吃了碗面,然后去了亚林的学苑书店。编《读库》的老六还有他的一群粉丝们在那里。
因为昨天晚上跟老戴请教了一些法律问题,所以,俺不做评论了。我记得很多年前,我的老师跟我说,要摆事实,不要试图去讲道理……

其实,最近我一无是处。我对不起各位啊。
我打算好好看书,写稿子。带孩子。
对了,我今天买了一本书,叫《老报故事》,要是你们不是买了做资料的话,就不要买了。没啥太多的内容。我借你们看。
还有,老柴给我一本修方舟签名的作文本《都怪着草样年华》,不是拿人手短,我觉得,老柴其实写的也挺好的。要是在我班上,我会给他75分的。

其实,人还是要自律啊。要好好呆在家里,埋头敲字。浑身,都要起疙瘩。
于是,最近一段时间我不出去了。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