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可爱的孩子

在论坛上看到了这张照片。由于流感,鸡犬不宁。说是,“今天刚吃完饭回来的时候看到1号楼被隔离的宿舍楼贴着很多字符:妈,饿啊 被隔离的不是哥,是寂寞。 然后三楼下边贴着:顶楼上”。

6年前的2003年,也是如此。非典之年。当时一半在齐鲁晚报上班,一半在学校毕业。非典型的毕业之年。为了工作,连毕业实习也是草率的讲了一节课,当时想不可能做老师了。谁知道最后还是做了老师,男怕入错行……

现在看到这些可爱的孩子,真是感慨万千。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