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昨天夜里。两点之后,还在床头看吴虹飞的那本《名流》。这本书印刷很一般,但内容不错。想起流年以及往事,想起这些年的笔墨生涯。

应该是整整十年。从十年前正式操持文字,一直到了今天。到了现在,博客被关闭一周,一直到今天下午才重新得以开张。所以,昨天夜里在想这些年所写的文字。零打碎敲的东西很多,但真正能想起的或者是在人前能够提及的几乎没有。所以,以后小心的写作,这是最好。不可懈怠。但时至今日,我依旧不知道一个人应该如何做一个独立的写作者。努力吧。

昨天夜里。老婆去了上海。继续读书生涯。而我依旧客居青岛。济南家里的房卡、钥匙就在身边,可是即使一个人回到济南,也没有人在家。偌大的房间空空荡荡,冷清的有些让人害怕。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几乎没有网络,除了某天下午要交一个稿子,而去老五的办公室让他陪着上了一下午网之外,一直都是在济南的家里看书、看电视,每天很晚睡觉,白天很晚起床。有些时候去朝山街的一家茶馆喝茶,其实济南也只有几个朋友。有天夜里,特意路过以前詹敏住过的房子,发现都拆了。忽然觉得很是孤独,朋友们都走了。

最后想说的是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关心。特别是博客无法正常访问期间所有关切的媒体同行。谢谢你们。你们的存在,让我觉得不孤单。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