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放假了

每年天热的时候就要放假。每年的这个时候,我就靠那一塑料袋啤酒活着。跟叉叉和安东一样没出息。今年也是一样。过了20号之后,可能就彻底的离开青岛。虽然青岛很凉快,但每年的暑假我都不在青岛过。去年的夏天正是最后修订《传媒三十年》的时候,当时在办公室里真是挥汗如雨。

20号,我的论文要开题。写的是关于传媒产业与山东半岛城市群之间融合与互动一类的内容。觉得这个内容比较有意思。最近一直在忙活这个,不能开题的时候就被拿下不是。最近与传媒有关的还有几个事情,比如想做一些访谈,也在看关于新浪的内容。别的真不好透露什么了。要说的是,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请不要跟我说,你最近要完成什么一类的话,至于跟某些领导去请假的事情,最好不要开口。为了给这些领导人们一个清凉而愉快的暑假,我不想麻烦他们。

最近一直很忙,上个周末,我去信息城。顺便给东升打了个电话,东升问我这段日子干嘛去了,怎么消失了。这半年一直都在忙碌,虽然没有什么成果。就这么过去了,中间还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换下环境。我这段日子确实没有和多少在青岛的朋友一起聊天,主要是一直都不在状态。生活就是如此,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不停的在电脑前无所事事,虽然也知道不在电脑前可能会出更多的成果。前几天,王音短信,说周云蓬在某个酒吧聊林昭。让我过去。下雨,就没去。上周六,周云蓬演出,去了,然后离去,和出版社的哥们一起在美食舰队回合。坐的桌子是前一天我和某报总编辑约会时候坐的……日子就这样忙活着。昨天,臧长风说那本书又要修改,一下删去了一半的内容。总之,忙碌的生活是我所期盼的,只要这种期盼有所收获。

现在的学生现在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好。朋友最近让一个学生弄的很头疼,本来就已经留级了,但这学期却没有交学费。学期末了,学院打电话给家长,家长说给了。到学校来一看,都让学生花了。学生就在银行家长的眼皮底下“跑了”,从此一个多月杳无音信。家长天天在我朋友办公室找孩子,而根据学校的规定是要开除的。最新的消息是,孩子的妈妈把孩子找到了,连续一个月,在学校附近的网吧里,包括吃住。一个月衣服都没换……摊上这样的事情,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真是倒霉。当年我带学生的时候也有一个,这个孩子也是留级了,但是第二学期全部不及格……他爸妈还都是老师。

假期真好。朋友说,开着空调,在沙发上看电视。日子很舒服。可我很忙碌。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