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

毕业了。一帮孩子,你往南,我往北,至于以后是否还会相交,那要看缘分。
昨天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在校园里和边爷一起走。说起当年毕业。那些辅导员们守在宿舍的下面,害怕学生们闹得太厉害。实际上,他们害怕学生出事,所以给学生们守夜。毕业后,换位思考一下,其实他们很不容易。
上午的时候,导师打来电话,论文20号要开题。明年也要毕业一次,虽然不是多么的正式。这次不正式的毕业论文终于与传媒有关,区域经济与媒体互动的话题。
记得六年前我毕业那年。非典。先把丫头送到了兖州,看她坐上去济南的火车。然后在车站等到最后一班回曲阜的车。然后在某个下午,和赵昕还有姜红一路来到了青岛。火车上还是想起那句郁达夫的诗歌,夜半来天明去……此后六年,丫头又要前往上海。
看到网上,两个复旦的学生,跟学校赤裸的说再见……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