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

老天真给我面子。昨天到家,今天就变天了。这个世界就是反复无常。昨天从楼上下来,在小区里走的时候,俺想,今天可真暖和。没想到,回老家之后就这样了。

有银昨天的时候给俺发短信抗议,说俺重色轻友。是这么回事滴,俺放假后就到济南料,本来想年前和青岛的弟兄们聚会一次,但是因为书还没有到,也就没有叫大家。事实上,俺的书腊月二十五那天才到济南,此前俺手里的是梁建华老师快递给俺的。俺用稿费给弟兄们买的书,年后会陆续的通过各种方式给大家送去。但是无法满足王音老师年前看到书的愿望了。年后吧。年后向弟兄们谢罪。

腊月二十五的晚上,我还有俺老婆以及如若还有周传虎兄,在济南的圆缘园待到很久,半夜的时候才回家。俺不知道济南还有没有好的喝茶的地方,俺老了不重用了,而你们还年轻。在济南的这几天,对济南的媒体进行了新的思考,我觉得现在山东的媒体确实比较落后,我现在相信这个论断了。各位,原谅我以前的无知。

这几天一直呆在济南。在家里安静的看书,想如何把下一本书写好,我不想制造文字垃圾,我更不想活的像个垃圾。我看《城市画报》,今年他们第二年做“荒岛图书馆”,我真羡慕他们,写书读书的生活是很好的。也不用活的象一条狗一样。但是,有人说了,我去年一年不务正业,在写论文和写博客,据说我还有一项罪名就是在写书。这让我很是感到莫名其妙。不过这样的生活才有意思啊,堪称丰富多彩。不过告诉大家的是,据说今天晚上奥斯卡颁奖了,俺也获奖了,最差编著奖。无论如何,怎么也是个奖啊不是。

我在《传媒三十年》里,将某一年定义为“悲欣交集”,2008年,对我来说也是这样。但在年末的这些沉寂的日子。我想好了明年到底做些什么,并且想的很清楚。唯一没有想好的是,明年最大的一件事情。上朝廷还是走流沙,如是。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