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一场“局”

忽然想起迟宇宙的《联想局》。这本被柳传志“废掉”的书,忽然很想读。当然我不知道是真废掉还是假废掉。反正是一个“局”。名字起的好。

刚看完王小峰拍的《你丫真狠》。你丫真狠。挺有意思的。不过在记者底线这点上,李大勇倒是守住了。不过这个世界也是一场局。岁末了,各种各样的局又出来了。觉得很有意思。最近听说了几个局,也比较有意思。难怪,昨天海大出版社的以朋友说,你一看就是个文人。我靠,啥时候也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我佩服,眼光挺毒的。在最近的局里,我只能这么说。北京的几个朋友,不,所有的朋友看看吧。

年底了,事情挺多。我宁愿这些事情来的少一些。雪夜闭门读禁书。可这年头,哪里有什么禁书可言啊。昨天下午,去出版社签了一合同。跟刘思坤谈了一些事情,到太阳落山,然后出来后去半岛,拿一本杂志,最近给朋友写了个书评,发的时候去掉了一些,不过还是要感谢。坐在大厅聊天,看到几年不见的李存国,有孩子的老男人了,不过看起来还年轻啊。遇到志波,晚上一起吃饭。本来想叫大正,可貌似他昨晚已经被分成两半了,就没再分他一半,分两半儿好分,可以直接劈开,三半麻烦一些。所以就算了。

晚上没干活。睡觉。哥们问我今天去哪里约会。原来圣诞了。可我怎么昨天下午就看到那么多卖苹果的呢。搞不明白这些。我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就不约会了。不好意思有歧义了,他们是问我哪里有安静的酒吧,他们约会。我好几年不泡酒吧了,要不你们去郎园吧。我觉得郎园还是不错的。其他的我真记不住了,貌似好时光也可以。祝你们好运。今晚我要通宵写字。我老婆不在家。 

这几天,在用心的做论文。然后写个总结,然后这一年就结束了。然后我的书也就出来了。元旦快到了,收到几张贺卡。我今年一张都没有寄。用书做大家的新年礼物吧。想要的可以联系我。出版社只给我十册样书。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