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累累

昨天下午,在某地喝酒,忽然发现肩膀又开始疼。上周赶了几个稿子,肩膀又不好了。应该拔罐或者推拿了。这来来回回的折腾,真的让我怀疑,是不是该换个工作了,与文字无关的工作,或者不是让我觉得做了将近八年的超级打字员。

上了一天的课,很是疲倦。人是天涯倦客舟是不系的那艘破船登上的时候根本就不要那张旧船票。只是江枫没了渔火也远在寒山之外,至于钟声更是不会再次响起,响起的只有早上叫我起床的闹钟。这两天开始冷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就在想,为什么单身的老师就不发取暖补贴呢,什么时候那些既得利益着制定制度的时候能考虑一下让单身的老师们俱欢颜呢?今天课上,老师说起权术,信之。悲夫。

头发也该理了,澡也该洗了。谁能想到一个常去的澡堂竟然改成了网吧?老师们说大学的周围一般酒吧多,谁知道这所大学的周围全部是网吧。在网吧里如何能够站着喝酒坐而论道,这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反正昨天夜半,十二点的时候我从办公楼里出来,去24小时店里买一瓶可乐。竟然发现网吧里灯火通明,坐着的都是那些我亲爱的同学。

上课的时候忽然发现现代性的问题。很多东西都可以用此来做个解释,并且解释的很好,传媒亦复如是。我想目前的这种生活可能最多还要持续一年,立此为证,不久的将来我也会离去。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