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新闻要互相温暖

上周末就回到了青岛。一路走来,鞍马劳顿,真的是无比辛苦,特别是在南方那种酷暑的天气下。不过收获也是很多的,以后要常出去走走。仔细算来,今年倒是走了很多城市,北京、上海、杭州、桂林、威海、烟台、临沂以及天天去的济南,再算算,是不是还有遗漏啊?

回来的时候在济南呆了2天。其实我发现,济南也是很凉快的,因为在济南我基本不出家门。晚上和青岛其实差不多,还有就是济南其实很干燥,而青岛却潮湿的要命。《新周刊》上期做济南的专题,四处都是“宋守山说……”,哎在潘斌兄的笔下,我俨然一个专家啊。本来我不知道,还是朋友告诉的我。说来实在是惭愧。在济南的半夜我还偷偷的趁老婆不在家跟《齐鲁周刊》的詹敏夜奔去了。回到青岛后发现这期的《城市画报》则又是青岛的专题,也与我有关系。人基本都是我推荐的,感谢编辑的信任。也欢迎其他媒体朋友和我联系,原来都是客,唯一的是我不会装……

回青岛后的这几天一直在忙碌,先是考试。然后是写作,今天将合同签了,明天将要寄出去。这本书在这个月就要交稿。感谢张志安兄、朱芳文兄,也感谢在英国的崔莹,当然还有更多的朋友,比如我的老师李钧先生。如胡舒立所说,做新闻是需要互相温暖的,因为新闻是一个让人有力但是却感到孤单的行业。这段时间主要是在办公室忙活写作,只是前天晚上和半岛的宋总业兄以及刘义庆先生还有王音老师、青岛大学的老师一起聊了半晚,所谓文人,所谓家国。不过我发现总业兄挑选的地方不错。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