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后

 买了一大堆财经类的杂志,在床上抱着看。以前关注财经类杂志,但没有深入研究,我是一个连银行都懒得去的人,现在却必须充电。

总睡不好觉,每晚不停的选台、换台。没有什么好东西。有天晚上听到了一句词,什么“戏中两茫茫”,大致如此。晚上做了个梦,我当了和尚。醒来就忘了,今天才想起来。

每天路过建设路,这条路比阳光新路好走,更何况我每次都能想起07年的那个著名的小三。这个不知足的小三啊,从一个招待所服务员上位为国家公职人员,还不满足,还要扶正,你这不是找死吗?这件事应该给那些有“远大理想”的小三们上了一课,为和谐家庭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她们不再想成为鸿鹄,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燕雀或者野鸡。

越发的懒,家里的水仙都干了。在济南的大街上,接郑律师电话,要一起聚餐,我说等另一个伙计聚齐了再说吧。郑是我高中同学,当年一起受大老王的蹂躏。我老婆说,郑的事务所还挺有名气。我那些有出息的狐朋狗友们啊。

见到了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下,翻了一下,不是很爽。因为这些内容似乎太熟悉。没买。等回去在网上买吧。又快上班了,时间过的真快,怪不得叔叔说他老了,连侄子都快三十了。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