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早上我在床上

最终没有去参加某报的招考。这让我犹豫了很久,虽然我在离开晚报三年后就一直在寻找一个再杀入传媒的机会,虽然我可以回济南陪老婆,虽然生活中有太多的不如意。但还是留了下来。

当时我跟南都的宋幕新说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他们让你去做什么,青岛站的站长?其他兄弟亦复如是。我倒是不看重太大的名利,只是我必须承认,我是一个有新闻理想的人,但不幸的是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好好的做报纸——即使是在校园里,我也是想做一张好的校园报纸,因为那样可以影响很多的学生,这似乎比写鸡毛蒜皮的稿子有用。但很不幸,虽然领导对我已经足够的宽容,让我做副刊,也虽然我也一直在努力,但离我想的还有差距,毕竟现在,貌似高校已经不能引领潮流了。不过,我所相信的是以后会一些。

留下来,明天早上不是在考场,而是在床上,因为今晚肯定还要看书到凌晨,虽然宿舍楼里冰冷。学校后勤当初打着改善住房条件的名义把房租涨了,但是条件在两年之后却没有丝毫的改善。而我一个穷老师,是丝毫没有能力买得起房子的,虽然青岛宜于人居。留下来是想用这段时间做完一些东西,这段日子来,经手的和接触的东西实在太多,千头万绪,乱七八糟。快放假了,这个寒冷的冬天,我还有一堆的书没有看,还有很多稿子没有写,我想在安静的校园里写一些东西,这样对的起自己。

快放假了,我这一期可能做一个阅读的专题,题目想好了,《家国三十年》,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从今年开始有很多类似的图书出现,也包括我在写的“传媒三十年”,应该找几本书给学生看看。“在人生的中途,我迷失了正确的道理”,阅读宛如一种心灵寻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