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上路

又是周末,有种不请自来的倦怠。中午饭后去爬山,今天秋风有些减弱,太阳还算是暖和,那些野菊花开在路边倒也十分的好看——其实也并没有路,只是山间进出的人多了,自然路也就有了。

最近很少说自己的事情。上周结束了本年度的也许最后一次考试。中午终于可以安心的做一些事情了。继续开始传媒史的写作。这是一项艰巨的工程,越到现在越有负重的感觉,而这些是一个人完成的。这部书稿在我的电脑文件里叫做《媒变》,当然全称我可能叫做“媒变:1978-2008的中国传媒史”。计划写多少字,我还真不知道,但我会陆续的贴到博客上来,欢迎大家来看,也欢迎大家提出意见。

忽然发现自己的时间实在是不够,在网上发现类似盘点这三十年历史的书稿越来越多,佳作真是不断,是啊,这三十年风云际会,各种力量全都粉墨登场,自然是热闹无比的。办公室里杂乱无比,读书写作无从谈起,这些晚上一直在家里看凌志军的《中国的新革命》,冰冷的夜晚倒是让人有无限的清醒。虽然很忙,但是这些日子日渐的倦怠,各种事情乱七八糟的涌来,也懒得去理会,这周甚至一篇正经稿子都没有写,全部寄希望于那些弟兄们了,希望你们给我的稿子不会让人失望。

下周的副刊我打算做一个记者节的专题,因为记者节要到了,我希望那些在路上的兄弟走的更好,当然,也希望我也一样。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