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信报刘爷大寿

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时代信报刘爷洪庆大寿。在此代表胜利桥报业集团滴弟兄们给远在重庆开疆拓土的刘爷祝寿了,祝刘爷寿比南山,福如黄海,多吃多睡,白白胖胖。

刘爷洪庆者,琅琊人士,少岁浪荡京城,初新京而后华夏。当时之时,此二者皆文士聚集之地,刘爷年少,颇有男色,加之鸡鸣狗盗、上窜下跳,再加之颇有文名,故成少年名士。京城老妪昼夜骚扰,饶颖垂涎,芙蓉狂颠,手机打爆、走路盯梢,献歌赋诗、偷拍录像,刘爷不堪其扰。

谚曰,人非圣贤。某曰,刘爷也是人。未几,刘爷慕川女之美色,弃古训于不顾,化名枕寒,少年入川,枕寒者。盖夜半无人枕席寒冷之故?某未曾考证。话说枕寒入川,赴重庆一报馆,初为名记,后为名妓。当下,在那满楼红袖、烟柳繁华的巴蜀之地,虽越姬吴娃,香巢栉比,咱们刘爷依旧是艳帜高张,缠头价重。

今刘爷庆生,自当歌之舞之,载欣载奔,祝刘爷像王八一样万寿无疆、性福安康,为男儿则如杨翁振宁,老当益壮,志在猛男。为名妓则罗裳轻解独上牙床,俏丽妩媚、妖冶风情,让文士豪绅竞折腰,虽子怡豪乳、张钰技殊,皆不及枕寒之一二。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