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佛这样评价我们一家的博客

不好意思,一家人都写博客。我每天一写,我家媳妇几天一写,我早就说了我老婆写的比我好,现在看小佛同学的博客,果然如是,连人家都这么说了。

我习惯看着几个人的博,首先是阿三的,他的博总能让我看到另外一种生活,原来还真有人活得这么认真呢。有些唠叨,但至少天天更新。其次是结绳记事,寥寥数语,一般能咂摸半天,哑然失笑也是她,忽然触动也是她,好就好在短,文章写得好,不管多久不更新,我都习惯性的每天一看;还有就是黛咪,比较执著,虽然感觉有些过于华丽,还是感动于作者的勤奋;还有乱捅,自不必言,喜欢多年了;还有小村,觉得专业性过强,读来无趣,但还是习惯性的看,因为读的是作者的姿态。

其实,我倒是没有姿态,胡说八道的多。昨夜到了十一点还跟某人在分析,到底是“不是尊前爱惜身”还是“樽前”,早上一看,原来“一作樽前”,有人半夜不睡觉,净瞎捣鼓。

我还是喜欢王世甫的那首《哭达夫》。那是大学时候我所承认的诗人,大学毕业后,没有见过如此文字的学生。抄录全文,以作怀念:

十二卷的达夫/我打开时天在下雪/十二卷的达夫/我合上时雪依然在下/所有的窗都向南洞开/今夜所有的雪/都列队沉默/在夜的中央有孤独裸舞/多情的达夫/正一袭长袍/从裸舞心脏穿过

有多少悒郁就有多少雪/有多少忧患就有多少火/不是达夫/只是达夫/才这么悲伤/这么沉沦过度

故国在酒胃里翻腾/时局被手中的烟灼痛/一生要喝下多少酒精/才能彻底止住伤悲/要不停地做多少诗/才能彻底医治公元1937年/家国在烽烟中烙下创痛

末代的格律之王/绝代的悲伤之王/达夫/大雪正紧下在北方/你瘦长单薄的身影/在世纪末的今夜/如何安渡南洋?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