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Say Goodbye

要搬家了,去崂山校区。这两天在办公室里面收拾,一片狼籍。

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好带过去的,我收拾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还有那么多的书、杂志、报纸,还有以前上大学时候的《南方周末》,从曲阜到青岛,我也带着他们走了不少的路程,我昨天发现朱镕基专题以及他们的千期纪念,竟然都在办公室里放着。

这些都不打算带到新校区去了,因为不知道能够在那里呆多久。我只带电脑等工作的家什去那里,完成党和人们交给我的任务。志波在半岛曰,“我是一块砖,砌进大厦不骄傲,垒进厕所不悲观”。

这段时间陷入了长期的恐慌与不安当中,年岁日增,从春节到现在,我的这种恐慌就越来越加剧,一事无成,穷困潦倒。在新的一年里肯定会有所变化,但具体变成什么样子,我自己也不知道。

新的办公室面朝大海,但不会春暖花开,好在不远处也有山,能看见青葱的颜色。不过我想与现在应该没有太大的区别,还是这样的格局,肯定还是一样的噪杂,没法做什么事情,没法查资料,看书,能做的只有上网。

所以,预计今后,上网的日子将越来越少,在家里看书、写字,第二天传到网上,这样也很好。但是不排除在宿舍里安网线的可能。

预计今后,每天都会按时起床,坐班车或者375,穿越大半个青岛去上班,但是不一定按时下班。

搬到新校区后,预计工作会有调整和变动,综合各方面的迹象,本人的工作将日益清闲,薪情也将越来越差。在一切都是未知数之前,啥也不做打算。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