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词 | 归来

唐人张公子这诗写的好。“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前度宋郎今又来。估计现在还叫我“小村”的,都是相交十年以上的老友。这些年,故人寥落,让人倍加珍惜。

首先感谢汗卿。这是大约十几年前我开始写的一个博客,这些年一直是他在帮我打理。至于技术,我近乎不懂。虽然技术成为当下传媒最大的驱动力。社会重构,价值更迭,与此皆密切相关。

十多年前,我开始写这个博客,买下这个域名,出版第一本书,还是纸媒的世界。但今天,纸媒人已经切身感到了刺骨的寒意。技术在倒逼媒体,就新闻而言,无论是它的呈现方式还是与受众的关系,都发生了质的变化,线性且单向的传播结构被彻底打破,这让很多人不知所措。当然,我亦如是,伴随信息的碎片化潮流,微博、微信……指尖狂欢的热闹、喧嚣以及表达的畅快,然后就深陷社交媒体下的群体孤独。每天都有人爆得大名,每天都有人狼狈不堪。可夜深人散,一钩新月,天凉如水,人世苍茫。

荒原野狼今天批评我,说他现在是替我奔波在新闻的道路上,而我,“当年跑路了……”离开、旁观、冷眼、写作,大约真的是经历了很长的日子,“读袁枚诗,闭院赏苔”。

然后,就是现在。我不知道在这样一个时代,是该慨当以康还是忧思难忘。但我的博客真被关过那么几次,虽然我的言说已经足够审慎。这十年,吴晓波说“水大鱼大”,水大不假,水浑亦真。所以,知而不言,确是我这些年来的信条。为此,我还重读了一遍《资治通鉴》,高级黑。这些年,从济南到青岛然后到北京,落拓江湖,来来去去。人总会有改变。

重新开始写字。但我也不知道这种日子会持续多久。

在这个流行用视频插科打诨耍宝卖乖出洋相的时代。文字,有些奇葩了。

且行且珍惜。

小村
2018年3月13日
于定福庄。

发表评论

天呐,我们的信息专卖权没了——感谢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