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快报与半岛城市群

应该是在今天,蓝色快报结束了对于新记者的培训工作。很多人都在问我关于对《蓝色快报》的看法。
我前几天,也表达过自己的观点,这张报纸,对于任何一方都是好事,虽然广告盘子就那么大。但应该看到的是,蛋糕是可以共同做大的。
再透露一些信息。
这张报纸的创刊是得益于蓝色经济区的提出的。当时,最高领导人提出了蓝色经济区的概念,所以,大众报业顺势而上,要创办一张这样的报纸。这张报纸正好印证了我的硕士论文。当时,还不叫蓝色经济区,我论文所做的是半岛城市群,我的观点是,随着经济的进一步融合,城市群的特征将会更加的明显,而为城市群所服务的区域化媒体,也必将出现。
而现在,果然,出现了这张叫做《蓝色快报》的媒体。
其实,不仅仅是纸媒,可以想象的是,接下来,相关的网站也可能会出现,这种网站不仅仅是作为经济类的行业网站,还会包括整个蓝色经济区的区域性新闻网站,也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并发挥自己的作用。前段时间,山东新闻网因为某种原因改变为“鲁网”,甚至不如改成“蓝网”或者类似的在蓝色上面下工夫的名字。当然,这也是个人的观点。
《蓝色快报》目前我没有见到刊头,也没有看到过类似的概念版出现,对于报社来说,这应该还是最高机密。而如果说《城市信报》在青岛开创了另一种风格的报纸的话,那么蓝色快报应该也会有自己的独到的定位,这一点可以相信。
有人说,《蓝色快报》可能会成为半岛的滑铁卢。这种结论,下的有点早,我想,不至于此。

]]>

关于山东媒体的七问

Q:你如何看待《都市便民报》事件?
A:没有任何观点和看法,一份报纸的风格就是一个主编的风格。反之亦然。我很多朋友在那里做过记者以及编辑一类的事情,有的还是编委。他们都是理想主义者,对于理想的坚持,我很敬佩。这份报纸目前的状态,不能完全说是个人的性格因素或者市场竞争的因素,我们本身就处于一个不开放的市场之中,传媒更是。

Q:《蓝色快报》呢?
A:这张报纸被议论了很久。半岛一直是市场化开拓的比较好的媒体。一张新报纸的诞生,无论对于读者,对于竞争对手,还是对于从业者来说,都不错。比如,有些人又有了进入传媒行业的机会。对于大众日报来说,完成了在胶东半岛的布局,是不是该这么说?

Q:你觉得《蓝色快报》对烟台市场的影响有多大?
A:没有调查,无任何发言权。

Q:对青岛市场的几张报纸如何看?
A:告诉你个秘密,我很久不看报纸了,连博客都很少写了。我一直在上微博,很碎片化,但是信源也比较多,学会判断,效果挺好的,但占用的时间比较多。青岛报纸的排序,半岛还是第一位的,至于城市信报和青岛早报以及青岛晚报的排序我不是很清楚。报纸的发行量比女人的年龄还要秘密,你知道的。

Q:怎么看目前山东的媒体市场?
A:这个问题有点大。大众已经靠几张独立刊号的报纸以及齐鲁报系的地方版很好的完成了布局。并且在互联网、文化产业园、电视乃至于教育行业都所斩获。前几天有位教授说大众可能会在出版上进行一些突破,这个观点还没有核实。各地市的地方类都市报,去年有一股电视报改为当地都市类媒体的风潮,但是缺少竞争,出彩的地方不是太多。

Q:为什么说地方地市报不是太出彩?
A:我前几天发了个微博,说这些报纸的从业者并非没有新闻理想,也并非存在能力上的短板,而是受到的限制太多,大家都是平级的单位,你懂得。一纸通知可能会让一个记者丢掉饭碗,但他身后可能是几张要吃饭的嘴……

Q:山东的互联网市场呢?
A:几个新闻门户之间的竞争。但是,地方新闻门户这个概念,是不是正确,我存疑。看全国新闻,我去你地方门户做什么?拼得过新浪网易吗?讲速度,讲尺度,都没有可比性。只有去比较地方化新闻的深度挖掘。当然了,也可以拼政策。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或许他们会迎来机会。

]]>

公开,是最好的危机公关

2月29日,中国传媒大学官方网站的一条消息引人注意。这一条,网上传言,有学生跳楼。而在官网上,很快就正式了这一消息,并对这一事件做了简要的说明。这不是一个消息的问题,而是一种对于舆论危机或者负面信息的一种新的态度。

学生跳楼,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按照以往的惯例,出了事,掖着,藏着,盖着,盖不住了四处灭火。看看人家中国传媒大学是怎么做的,披露出来天塌不了,反而会更好。

这是危机公关的一条非常重要的准则。在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信息必须第一时间发布并且准确、公开、透明。在重大事件之中,发布的信息无疑是最具有公信力的信息,也最准确。但是,很多时候,有关部门所发布的信息却得不到公众的认可,这不仅不利于引导舆论,反而会让陷入被动之中。

按照“首因效应”的原理,如果将自己掌握事件的发展状况就应该第一时间发布信息,这是避免以讹传讹以及引起恐慌的最为有力的措施。在汶川地震中,第一时间发出信息的是新华网,发布信息的时候地震刚刚过去18分钟。随后,中央电视台做了消息的播放。在地震发生之后的52分钟之后,中央电视台就开始了直播特别节目。这种速度是前所未有的。
在重大事件到来之际,往往也是谣言满天飞的时候,特别是在网络时代,网友在没有确切消息来源的时候会到处搜索消息。所以,在此种情况下,第一时间发布信息,可以让公众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一平台上来,而减少对于谣言的关注。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消息的发布过程中一定要做到准确、真实。当然,有些时候,无法做到百分之百的准确,甚至有些时候事故的原因还没有调查清楚。

]]>

我国将培育一批销售超200亿元的出版传媒集团

据中新社消息,中国将通过引导和规范国有出版传媒集团与非公有文化企业开展产品合作、项目合作、资本合作等措施,培育一批销售超200亿元人民币的出版传媒集团。

中国新闻出版总署日前发布了一份有关促进出版传媒集团改革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到2015年末,进一步做强做优国家层面人文、教育、科技三大出版传媒集团,培育多个年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元的大型骨干出版传媒集团;支持出版传媒集团发展以网络出版、手机出版等为代表的出版新业态;支持出版传媒集团和大型电子商务企业进行战略合作和资源整合;鼓励出版传媒集团对业务相近、资源相通的中央和地方出版企业进行兼并重组,实现跨地区发展;鼓励出版传媒集团兼并重组新闻出版领域以外的其他国有企业,实现跨行业发展等。

]]>

几个招聘信息

【每日经济新闻西安招贤】
1、诚寻财经记者加盟西安团队,提供有竞争力的待遇。
2、亦欢迎证劵机构从业,且有意转型财媒的人士加盟(要求文笔能说的过去+逻辑思维能力强)
3、亦给有想法、有才气的学生提供从实习到留用的机会(经济法、经济学专业)。
有意者私信@幕何方 或:muhefang@qq.com

【参考消息招网站编辑】
工作地点:北京。
@参考消息 官网招网络编辑若干,性别年龄外貌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爱新闻,爱外媒,英文好;适应高强度工作压力;接受节假日加班;
一年以上网站编辑工作经验;本科以上学历,新闻国政等专业优先;
简历发至cknews@vip.sina.com,勿用附件喔。

【@南都深度 招募科学环境报道记者2人】
地点广州。
本科以上学历,英语听说读写能力强,最好有理科教育背景且写作上佳,
三年以上相关工作经验,有意者简历及作品至:shenduduihua@126.com

【@小康杂志社 招聘时政、财经、社会编辑记者各两名】
工作地点:北京。
要求:
1、具有一定的社会学、政治学、新闻学理论水平。
2、本科以上学历。
3、有新闻类报刊编辑记者经验。
有意者2月29日前将简历、作品,发至:xiaokangwb@sina.com。标题请注明“应聘”。

]]>

只不过是一种媒介

新媒体,旧媒体的争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至于谁能取代谁,这个问题实在是很难说。大家应该不会忘记,很多年前,电视机刚出现的时候,收音机刚出现的时候,电脑刚出现的时候,平板又出现的时候……
其实,这些都是一种媒介而已,没有任何一种媒介能具有所有的优势
当然,也没有任何一种媒介有所有的劣势。
所以,不要说谁能替代谁。而应该说,哪种媒介能够让受众,更轻松,更及时的接受到他们使用的信息。
如此而已。

还有就是,那些整天拿着国外如何如何来举例子的,就不要说话了。
别忘了,咱们是有特殊国情的。
纯粹的技术领域,你可以跟国外对比,力求赶英超美,一天赛过二十年。
但,阁下说的是纯粹的意识形态领域。在这个领域内,虽然涉及到技术的东西。但没有太大的可比性。你爱信不信。
要不,你做份媒体试试?虽然你很有钱。但你去试试?

]]>

中一场丽江的毒


那么多人汇聚丽江,包括宋慕新。
2010年夏天,他南下九年,他从网上消失。
他跟报社请了足够长的假,远行丽江。
丽江,那是传说中的彩云之南,疗伤胜地,艳遇之都。生活充满矛盾,疗伤和艳遇也是如此。
不过这两者的都是喧嚣都市中的病人。
子曰,“医此病,须武陵深处”。当然,子还说了,“别忙活了,这地方已经找不到了”。因为,这尘世之间,连瑶人的千家峒都云深不知处,桃花源估计更是找不到了,找桃花深处,门都没有。
好在,上天留了一方叫做丽江的山水。
所以,宋慕新再次远行,这让我好生羡慕。尘世碌碌,我也一样想远行,只是没有离开的勇气。

而宋慕新毅然远行,一如九年之前。
九年之前,他也是远行,不过是从齐鲁之邦远行南粤。为的不过是替天行道,为民请命,这是一个书生的梦想。这些年,他从一家报社到另一家报社,换的仅仅是道场,心底的济世情怀未曾更改。可心怀梦想的人,际遇往往是悲催的,所以他如书中所言,“替天行道道难行,为民请命命何堪”。
于是,在繁华的广州,他做一个蒙面的歌手,参禅演易,在博客里给自己贴了一个标签,“在那精灵游动的岁月里,我是一个蒙面的歌手。只有你知道,知道我是你梦中的过客,知道我是那个蒙面的歌手。如果你今夜不能入眠,你就会听到我的歌声”。
更为悲催的是在丽江,宋慕新也难以安宁,他遇上了一群有故事的人。做记者是一种职业病,于是,他喜欢将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不停的找人聊天,听他们的故事。当然,慢慢的也会有人知道,丽江来了一个找故事的记者。

李江说,到丽江隐居的人,除了一心做生意的之外,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滚滚红尘中,那些有问题的“病人”都各怀心事,他们有澳洲来的丽江狐狸精小秋;有洛桑达瓦和他的女友Jane;有曾经风光无限的DJ小庄,有为初恋女友写了60多本日记的老乖;有25年前就在此播下情种的“丽江知情人”李江,有油画家出身的歌手阿泰和古琴师蛛蛛……
在丽江,这些人的心事不仅如吴俊酒吧里的“春心荡漾”更是“醉生梦死”。每个人都有一段足够令人所震颤的故事。只是这些故事,繁华都市之中,每个人都学着杜拉拉的升职记,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层层设防,心力憔悴,谁会跟一个陌生的人敞开心扉呢?
可在丽江不同,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手里端的虽然是酒碗,但喝的都不是酒,而是各自的心事与心情”。
但宋慕新的记录里不仅有心事和心情,不仅是那些滚滚的红尘往事,而是一些人的影子。书中有吹箫客“头缠红巾,哭问青天”。但客人们听不懂他那悲切的箫声。客人来此,多为寻欢,谁能会意他那低沉的箫声呢,所以最终酒吧易手,转给了同样是来丽江的歌手阿泰。

所以,在丽江,只能疗伤,不能修行。即使修行,也一样有尘世的影子。这就如同宋慕新不得不离开一样,暑期过后,默默开学,他“失去了继续留在丽江的理由”。
但那么多的人曾经隐居丽江。
在丽江,余世存隐居于此,写出了《老子传》。
在丽江,宋慕新疗伤于此,写了这本《丽江病人》。
而看完这本书,我也中了丽江的毒。
昔年东坡吃河豚,称值那一死。而丽江,亦是如此。“春心荡漾”也好“醉生梦死”也罢。
且做一场疗伤的梦。

]]>

天呐,我们的信息专卖权没了——感谢网络